欢迎访问:亚洲欧美图片免费区-偷拍自亚洲图片另久-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青梅竹马有尽时】

 字数:406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51章玉碎
 
  夏箫之前在外面被人围攻已经受了伤,进到屋里陡然见到这一幕,更是急火 攻心,半跪在地上一口血吐了出来。
 
  林灵睁开眼睛,「扬哥哥,你怎么了?你受伤了!」林灵这才看到李逸扬右 袖上有一道很长的血迹,血流的他整条胳膊都是一片鲜红,身上也到处都是斑驳 的血迹,不知是他刚才吐的血,还是身上还有其他伤口。
 
  李逸扬左手撑着剑勉强站起来,伸剑指向夏箫,「我要杀你了!」
 
  夏箫一脸藐视的看向李逸扬,一只手按着林灵的后颈牢牢把她制在身下。 
  李逸扬勉强定住心神,提剑向夏箫刺去。
 
  林灵哭道,「老大,你走吧,我求你了!」
 
  李逸扬受伤不轻,这一剑虽有十分恨意,真的刺出去却是虚浮无力。夏箫掏 出腰间匕首,轻松格了开去。
 
  李逸扬又是一剑刺过去,夏箫朝门外高声喊道,「追影,走雪,把他拿下!」 
  门外立刻跃进两个黑衣男子,他们腰间虽有佩剑却并未拿出,直接使出擒拿 术一左一右同时攻向李逸扬。
 
  李逸气息紊乱的勉强抵挡了几剑,追影一掌劈的李逸扬长剑脱手,走雪从后 面起脚凌厉的踹在他腿弯处,李逸扬被踢得半跪在地上,两人同时制住李逸扬左 右肩膀,将他的胳膊向后弯去。
 
  林灵明显看到李逸扬的右臂被人向后折的时候疼得直皱眉,只能哭喊道, 「夏箫,你还要怎么样?你要是杀了他,我也绝不独活!」
 
  夏箫本想就此算了,他又不是真的多喜欢让李逸扬看他和林灵的活春宫,可 听了林灵这话不由得心头火气起,冷冷吩咐道,「把李公子给我绑到椅子上,替 他点几个穴道止血……顺便把哑穴也点了。」
 
  追影、走雪二人动作利落的把李逸扬绑在一张椅子上,李逸扬尽量抑制着胸 腔里不断翻滚的血腥之气,「灵儿,他是不是强迫你?」
 
  夏箫嘲弄的看着李逸扬,「我强迫她?我在宫里整整睡了她一年,怎么,她 没告诉你?」
 
  李逸扬抬头看着林灵,「灵儿,他说的是真的?」
 
  林灵脸色灰白的闭上眼睛,不肯说话。
 
  李逸扬无法接受,语气也激动起来,「是真的吗?灵儿,你………」这时走 雪点了他哑穴,随后又点了他身上几处要穴暂时止住流血的伤口,二人向夏箫行 过礼然后关门出去。
 
  室内一时静默。
 
  李逸扬看着倒在地上的林灵,目光复杂。
 
  夏箫看了李逸扬一眼,打开门,「来人,把这刺客给我押下去,替他打理下 伤口,别让他死了。」
 
  林灵躺在地上还是紧紧闭着双眼,她听见有人进来把李逸扬押走,过了一会 儿夏箫也关门出去了。
 
  林灵睁开眼睛,屋里只有一支蜡烛恍恍惚惚的亮着,林灵伸手拿起落在她面 前的两块碎玉,紧紧握在掌心,心中一片灰暗。
 
            第52章此生再不相见
 
  没多久有两个下人抬进一桶洗澡水放到屋里,林灵低垂着头坐在地上,手中 仍紧握着那两片碎玉。随后夏箫也走了进来,把林灵从地上拖起来放到椅子上, 然后开始脱她衣服。
 
  夏箫见林灵右手紧紧握着,掰开一看,她手心里是那块之前掉到地上的玉佩, 因为断痕锋利,林灵又攥的太紧,掌心已经微微渗出血迹。
 
  夏箫皱眉,「林灵,你不是这样跟我闹脾气吧?」
 
  林灵不答话,像个没生命的布偶一样坐在椅子上。
 
  夏箫把那两块碎玉从林灵掌心捡出来放到茶桌上,「这东西不是那个没用的 小白脸送给你的吧?」
 
  林灵一声不响。
 
  夏箫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继续解她的衣服。
 
  林灵的衣服一件一件落到地上,夏箫也除去自己的衣物,抱着她进到浴盆里。 夏箫把林灵受伤的那只手掌搭在澡盆外面,动作温柔的替她洗去脸上的污秽,梳 开凌乱纠结的长发。林灵心中只觉可笑,这么狠的一个人,动作却可以这么温柔。 
  夏箫替林灵清洗完以后又拿浴巾给她细细擦干,然后抱到床上从药箱拿出伤 药涂在她掌心的伤口上。
 
  夏箫涂完药后放下药瓶,分开林灵双腿放在自己腰侧。林灵闭上了眼睛,夏 箫的手指伸进林灵红肿的**,在内壁上轻轻抠弄了一下。
 
  林灵的**因为夏箫之前不管不顾的冲撞而有些轻微撕裂,夏箫的手指正好按 到内壁的伤口上,林灵疼的身体瑟缩了一下。
 
  夏箫抽出手指,指尖上有淡淡的血迹,夏箫又在心里默默叹息了一声,从袖 里掏出个白瓷小盒,剜出一块药膏伸到林灵的**里尽量轻柔均匀的涂抹在里面。 
  夏箫涂完药,吹熄蜡烛抱着林灵躺下。今天下了这等狠招,李逸扬这个心腹 大患想来再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只可惜事无尽善,这丫头现在也不知道有多恨 他。不过终究她已经是自己的人了,马上就要嫁给他,一辈子的时间慢慢总能教 她回转心意。
 
  夏箫把林灵搂紧了些,这样香香软软的抱在怀里,真好。夏箫的下巴抵在林 灵的头顶上,开口问道,「你恨我吗?」
 
  林灵不说话。
 
  夏箫无奈,只得继续走威胁路线,「林灵,我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杀了李逸 扬。他刺杀皇子,证据确凿。」
 
  林灵终于开了口,「夏箫,你不要这样。我会跟他说清楚,以后也不会再见 他。」
 
  夏箫有些吃味,为了李逸扬才肯开口是不是?可他也知道今天晚上实在把她 欺辱够了,再去相逼也未必好,只得说道,「你别和我闹脾气,惹恼了我,吃苦 的还是你!」
 
  林灵不说话,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两人起床吃过早饭,夏箫给林灵换上一套做工精美的浅蓝色纱裙,又 叫丫鬟给她松松笼了个流云髻,点缀上几朵小巧的宫花,脸上薄薄的扑了些胭脂 水粉,整个人就衬的娇美华贵起来。
 
  夏箫满意的揽过林灵纤腰,带着她走出房门。两人拐过几个回廊,停在一间 由两个侍卫把守的房门前。
 
  夏箫推开门,李逸扬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右胳膊和前胸都缠着纱布,失血过 多加上一夜未眠,让他英俊清秀的脸庞显得疲惫虚弱。
 
  听见推门声,李逸扬看向门口。
 
  林灵打扮的光彩照人,夏箫搂着她的腰一对璧人般站在一起。
 
  林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李逸扬,我要嫁给夏箫了。从今以后,你我再不 相干,你也不要再想着我了。」
 
  李逸扬嘶哑的开口道,「我只问你,你爱的人是他吗?」
 
  林灵的声音无波无澜,「是。」
 
  李逸扬摇头,「我不信,灵儿,只要你说你对我的心没变,我就什么都不管。 你告诉我,灵儿!」
 
  林灵的声音克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信不信随你,只是你以后都不要再来找 我。」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夏箫见林灵走了,也不紧不慢的迈出房门,对门口的守卫说,「送李公子回 家。」?
 
  夏箫陪着林灵坐上马车回到林府。
 
  他揽着林灵的腰走进林家大厅,恭恭敬敬的低头称呼林老爷林夫人伯父伯母, 又亲手奉上几样贵重又排场的礼物,随后还在林家吃了午饭。夏箫在饭桌上表现 的很有教养,殷勤的给林灵布菜,有分寸知礼节的和林老爷、林夫人攀谈。 
  林灵只低着头吃饭,夏箫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
 
  夏箫吃过午饭就告辞了,林老爷和林夫人对这尊贵的未来女婿第一印象还算 不错。
 
  林夫人对林灵说,「我看他对你倒挺用心,既然是皇帝赐婚,你也就想开些。」 
  林灵站起来说她很累,转身回房去了。
 
  林夫人站在林灵闺房门口,停了一会就听见房里传来女儿委屈的哭声。林夫 人知道女儿和李逸扬自小亲厚,哭成这样自然是为他,只得站在门口不住劝慰。 
  林灵在里面抽抽噎噎的说,「娘,你让我静一静吧!」
 
  林夫人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无用,听着女儿哭得凄惨,只能也抹着眼泪走了。 
  林灵在屋里哭了一下午,声音才渐渐止了,晚上小雅把饭菜送过来她也不吃。 林家夫妇坐在饭厅里也是吃不下,那七皇子身份再显贵,也不如李逸扬知根知底 的对自己女儿好,可事情到了现在还能怎样?
 
  两人正低声商议着,李逸扬倒来了,身上扎着绷带,脸色惨白的吓人,进来 和他们打过招呼就说要见林灵。
 
  林老爷林夫人见了李逸扬不免尴尬,只得说林灵已经睡了,李逸扬又伤的这 样重,还是快回家休息的好。无奈李逸扬坚持要见林灵,林夫人叹了口气,还是 带着他来到林灵房门口,爱怜的拍了拍李逸扬的肩膀这才转身走开。?
 
  李逸扬轻敲林灵的房门,「灵儿,开门。」
 
  里面没有声音。
 
  李逸扬又敲,「灵儿,让我进去说话。」
 
  林灵哭的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李逸扬,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 了。」
 
  李逸扬听见林灵的声音只觉一阵头脑晕眩,连忙一手扶住门框,「灵儿,你 把事情全部告诉我。我不信,我真的不信,我从小看你长大,你不是那样的女人。」 
  林灵哭道,「我都要嫁给夏箫了,你还要我告诉你什么?」
 
  「只要你说你是被他逼迫的,我就带你走。」
 
  「我们怎么走?我们走了,我父母怎么办?你父母怎么办?这是皇上赐婚, 你难道让他们都被压到刑场处斩吗?」
 
  李逸扬的手紧紧抓着门框,胸口撕裂的疼痛,「灵儿,我不能没有你。你怎 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和他那样!」
 
  林灵站在门前,听着李逸扬这番话也是撕心裂肺的难受,头靠在门板上,捂 着嘴哭的浑身颤抖。我还要怎么和你在一起?那样被你看在眼里,此生都不能在 一起了。
 
  李逸扬在外面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捂着嘴想要平复呼吸,摊开手心却又是吐 出的鲜血。李逸扬用力咽下喉头的腥甜,「灵儿,你让我进去。你必须跟我说清 楚,你们在宫里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强迫你?」
 
  「不是!不是!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瞒着你。」
 
  「你为什么瞒着我?!你回来这些天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就是这样。我早和他在一起了,而且我还不告诉你,我就是这样! 李逸扬,你走吧。」
 
  李逸扬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一边咳一边还是说,「灵儿你让我进去,你当着 我的面说清楚!」
 
  林灵绝望的滑坐在地上,「我不会让你进来的,你走吧。」
 
  「我不走,这样走了我死都不甘心。你要是不给我开门,我就在门口等着。」 
  两人隔着一扇门板也不知过了多久,林灵知道李逸扬还在外面,她靠着门板 坐在地上,心里渐渐生出一种悲凉的绝望,人活着这样的痛苦,却又不能死,人 对痛苦的忍受力难道是无限的吗?
 
  门外突然砰的一声撞响,林灵慌张的起身打开门。李逸扬昏倒在门口,额头 在门前的石板上撞的青紫一块。
 
  林灵跪下来抱住李逸扬的头,只见李逸扬脸色灰败,嘴角还有着鲜红的血迹。 林灵知他是昨天受的剑伤还未痊愈,颤抖着用手擦着李逸扬嘴角的血,大滴大滴 的眼泪落在李逸扬脸上,「扬哥哥,你醒醒啊。」
 
  有脚步声走了过来,「让我看看。」
 
  林灵抬头,是程浩然。
 
  程浩然扶起李逸扬要进林灵房间。
 
  林灵从他们身后站起身,「不要进去,你带他回李府。」
 
  程浩然回过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林灵。
 
  林灵抹掉脸上的泪水,「你快带他回去,好好替他看看。」
 
  程浩然看着林灵,没再说什么,把李逸扬背到背上,大步朝外走去。
 
  林灵低头默默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拢了拢衣服进屋去了。
 
              第53章婚变
 
  小雅走到林灵房门口,「小姐,夜深了,睡吧。」
 
  林灵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还是坐在桌边一动不动。
 
  小雅刚要走开,却看见程浩然从前厅那边走了过来,低身福了一福,「程公 子。」
 
  程浩然点点头,「小雅。」
 
  林灵起身打开房门,程浩然走进来坐到桌边。
 
  林灵关上门,「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了。」
 
  「为什么?」
 
  「因为,我那么过分,你和李逸扬是好兄弟,肯定会生我的气。」
 
  「我不过来和你说一声,你怎么放心的下。」
 
  林灵苦笑一声,也走到桌边坐下,「他的伤严重吗?」
 
  「胳膊上那一剑倒还罢了,胸前那一剑是斜刺进去的,我看是伤到肺叶了。 幸好伤口不算深,逸扬身体底子好,只是今晚实在不该这样跑到你家来。他好好 静养几天,应该没事。」
 
  「……他都吐血了。」
 
  程浩然看着林灵,「你这样心疼,为什么不去看他?」
 
  林灵低下头,「你既然今晚来我家,自然是知道我要和夏箫成婚了,我还去 看他作什么。」
 
  「林灵,你把头抬起来。」
 
  林灵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程浩然,无助而茫然。
 
  程浩然尽力克制自己想把她拥在怀里的冲动,柔声问她,「七皇子夏箫是不 是就是以前刺过你一剑的那个夏侯箫?」
 
  「是。你猜到的?」
 
  「名字这么像,我很难不猜到是他。林灵,你把事情全告诉我,我来帮你想 办法。」
 
  林灵心中羞愧,只能尽量语气平静的说,「在宫里这一年,我一直和夏箫在 一起,但我也没想到皇上会下旨让我嫁给他。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好 好把老大的身体照顾好,以后……他会喜欢上别的姑娘的。」
 
  程浩然一贯淡然的丹凤眼中是浓重的惊愕和痛惜,「什么叫你和夏箫在一起 了?!你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林灵难堪的落下泪来,「程浩然,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质问我行吗?我知道你 瞧不起我,但是……你不要当着我的面这样。」
 
  程浩然一把将林灵拥在怀里,「傻瓜,我是心疼你!那个七皇子是不是强迫 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林灵抽泣道,「我不是不想说,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老大。浩然, 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事到如今,我也没脸再说什么了。我把老大害成这样,连我 自己都很讨厌自己,你们以后都会瞧不起我,都会不理我。我马上要嫁进七皇子 府了,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我觉得我的未来根本就是毫无出路,我真的都想 过去死…………」林灵在程浩然的怀里越说越哭的厉害,眼泪把他衣服的前襟都 打湿了。
 
  程浩然心中酸痛,他抱紧林灵,轻吻她头顶乌黑芳香的发丝,「林灵,我不 会让你嫁给夏箫,我一定会帮你。」
 
  林灵抽泣道,「没用的,程浩然,违抗圣旨是要出人命的。我爹娘年纪也大 了,没道理因为生了我这个不孝的女儿最后倒要死于非命。我知道,现在已经没 有任何挽救的余地了。」
 
  程浩然不说话,只一下下的温柔的拍着林灵的后背。林灵的哭声渐渐止了, 程浩然哄着她上床躺下,看她睡着了才离开林府。?
 
  第二天一早,程浩然来到李逸扬家。
 
  李逸扬从床上坐起身来,「浩然你来了,听说昨天晚上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程浩然点点头,「你还是躺下吧。你的伤虽然不严重,再这样不当回事就不 好说了。」
 
  李逸扬不肯躺下,靠着床柱说,「你昨天把我送回来,灵儿说什么了?」 
  「事到如今,你有何打算?」
 
  「我必须和灵儿好好谈谈,只是她不肯见我。但是没关系,我还会去找她。」 
  「你再不好好养病,你的肺就要落下病根了。」
 
  李逸扬叹了口气,「我不和她说清楚,死都不会瞑目。」
 
  「昨天我把你送回来以后还去看过她,她现在这个样子,你找她也没用。逸 扬,我是旁观者清,我知道她根本不想嫁给夏箫。」
 
  「浩然……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她也不肯跟我说。我现在不问这些,我只知道那个七皇子不 会给我们太多时间,等他把林灵娶到手,到时候再说什么都晚了。逸扬,我今天 来是问你到底有没有什么打算,还是你就想这么看着她嫁给夏箫。」
 
  李逸扬沉默了一下,「我想带她走,只是恐怕不能。」
 
  「你是不能带她走。你带她走了,那个夏箫非把整个李府都扫平了不可。我 想来想去只有把林灵送走这一个办法。夏箫如果真的喜欢林灵,我赌他再迁怒也 不至于杀了林伯父林伯母,不过我们一旦把林灵藏起来,夏箫肯定掘地三尺也要 把她找出来。所以,第一,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能力让夏箫找不到她,他是皇子, 我们很难斗得过;第二,我不保证夏箫找不到林灵以后会不会迁怒于你,你说不 定会有性命之忧;第三,我也不知道林灵肯不肯让我们把她送走,她未必肯拿着 她父母的性命还有我们的性命去冒险。但是我想了一晚上,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李逸扬沉默良久,「确实只有这个办法。我们既然要做就必须从长计议,尽 量做到滴水不露;如果一切安排的妥帖,灵儿还有可能愿意走。只是我必须找她 谈一谈,有些话我一定要问清楚。」?
 
  夏箫和林灵的婚期订在正月二十八。
 
  还有十多天就要嫁女儿,林家夫妇却是无事可做,连凤冠和婚衣七皇子府都 妥妥当当的准备好了送到林家。看到那一箱箱的大红色,林灵只是面无表情的走 开。林夫人无人处常劝林灵事到如今就不要再怄气,做媳妇不比在家做女儿,何 况又是嫁到皇家,那是要万分谨慎的。还说到时候会把小雅陪嫁过去,林灵自己 也要收敛脾气,别让为娘的操心。林灵每每听完林夫人的话,都只是一言不发的 走开。
 
  林灵心念自己嫁了夏箫以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见她这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某日就到天盛武馆去找江磊和顾小米,他们二人也辗转知道此事,不好多问她, 三人坐在一起也不像以前那么自在,一时无话就平添了许多尴尬。林灵笑着起身 说我去看看师傅吧,就在顾伯的屋里待了一下午,晚上才满腹心事地回家去了。 李逸扬又来找过林灵几次,林灵一律不见,李逸扬心中之事还没筹划出头绪,林 灵不见他,他也不去十分勉强,只等着事情有个大概轮廓再和林灵好好谈一次。 眼看婚期将至,李逸扬心急如焚,虽然日日吃药,身上的伤势却总不见大好。 
  夏箫有时会来林府接林灵出去游玩散心,林灵只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夏 箫好几次都想发火,又不愿意在婚礼前和林灵闹的太不愉快,只有强压下火气好 言好语的哄她。?
 
  正月二十一日。
 
  夏箫调弄了林灵一会儿,速度渐渐加快,舔着林灵的耳垂喘息着说,「我的 灵儿,我的宝贝,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林灵泪眼朦胧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终究没发出声音。
 
  夏箫狠狠吻住她柔软的樱唇,从身后把她整个搂在怀里,**抵着花心喷薄而 出。?
 
  崔家大厅里是一片喜气洋洋的红色,今晚乔家正式来家里下聘礼。
 
  乔尚书、乔夫人和乔清远坐在左手边的席位上,崔老爷、崔夫人和崔语欢坐 在右手边的席位上。
 
  崔语欢低眉垂目的坐在位置上,乔清远看着她娇美的容颜心里是说不出的欢 喜和满足。从他两年前第一眼看见崔语欢他就再忘不了这个美丽的让他不敢直视 的崔家小姐,即使后来崔家搬离了皇城,他还是不死心的求他爹娘去崔语欢的老 家提亲。乔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乔家夫妇见儿子这样恳切,虽然对这门亲事不甚 满意,最终还是答应了。
 
  乔夫人拿起桌上一个精巧的檀木盒子,「语欢,你过来。」
 
  崔语欢低着头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听见乔夫人叫她,才心神恍惚的起身走 了过去。
 
  乔夫人打开盒子,慈爱的看着崔语欢,「语欢,这是我们乔家世代相传的金 枝凤钗,从来都只给长孙长媳佩戴,我现在把它传给你,希望你和清远和顺恩爱, 早日替我们乔家开枝散叶。」
 
  乔夫人小心的从檀木盒子里取出一支金碧辉煌的凤钗,凤头雕刻的栩栩如生, 展开的翅膀是由细细的金丝勒系而成,金丝上面还缠绕着无数颗米粒大小的晶莹 耀眼的红色宝石。
 
  崔语欢恭敬地伸出双手,这钗子如此光辉夺目,崔语欢只觉这光芒刺的她心 中发疼……
 
  乔夫人微笑着把凤钗放在崔语欢手中,崔语欢的手却突然像被烫着似的抖了 一抖,那金粼粼的钗子就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乔尚书和乔夫人的脸色立时变了。
 
  崔语欢心跳如擂的蹲下身去,金凤的翅膀摔歪了,几颗红宝石滚落在地上。 
  乔清远站起身来,「爹,娘,语欢她是不小心。」
 
  客厅里一阵难堪的静默。
 
  崔语欢伸出手捡起一粒红宝石。
 
  崔夫人也忙站起来圆场,「语欢,你怎么这么大意!快点把宝石都捡起来, 我现在就去找个能干的匠人修补好。」
 
  崔语欢握着那颗璀璨的宝石,慢慢站起身,美丽的眼睛里满是盈盈的泪水, 「乔伯父、乔伯母,对不起,摔坏了你们家的凤钗。我………不能给你们家做媳 妇了。」
 
  崔老爷喝道,「崔语欢!」
 
  崔语欢看着崔老爷,「爹爹,我不想嫁给乔公子。」
 
  乔清远脸色大变的看着崔语欢。
 
  崔老爷一拍桌子,「不肖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崔语欢跪到崔老爷身前,「爹爹,我早有了心上人,他叫李逸扬,两年前我 们就在一起了。如果不是爹爹当年突然带着我们全家离开皇城,他一定会来求亲 的。我不能嫁给乔公子,求爹爹成全女儿吧。」
 
  崔老爷一掌打在崔语欢脸上,怒气冲冲的站起身却又无处发泄,指着崔夫人 道,「瞧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崔夫人脸色惨白,「语欢,你不要乱说话!」
 
  崔语欢被崔老爷打的趴在地上,她狼狈的爬起身子,捂着脸不肯说话。? 
  夏箫坐着马车送林灵回家,这些天他虽然有时也会把林灵带回七皇子府亲热, 但到了晚上一定会把她送回家,这样做当然是为了不给岳父岳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反正没几天他们就要成婚了,也不在这一时。
 
  马车里,夏箫把林灵揽在怀里,「灵儿,明天我没事,陪你到外面逛逛好不 好,或者咱们去水月坊听新戏?」
 
  林灵想了想说,「我不去,明天我有事做。」
 
  「哦?什么事?」
 
  「明天我想上赤回峰爬山。」
 
  「爬山?寒冬腊月的爬什么山?」
 
  「我就喜欢寒冬腊月的爬山,又没叫你也去。」
 
  「你自己一个人去?」
 
  「嗯。」
 
  「好好的怎么突然要爬山?」
 
  「你又哪知道冬天山景的好处,我以前冬天上过一次赤回峰,山顶有雪景, 树上还挂的冰棱,很漂亮。」
 
  「这几天又没下雪哪来的雪景。」
 
  「……山里有积雪啊。」
 
  「反正你明天就是一定要去?」
 
  「是。」
 
  「好,我陪你去。」
 
  「你不喜欢就别去,我又没要你陪我。」
 
  「傻丫头,你也说山上结冰了,一个人去多危险。」
 
  林灵不再说话,只看着车帘外的景色。
 
  马车到了林府门口,夏箫在林灵脸上亲了一口,「既然明天要上山,回去就 早点睡。」
 
  夏箫看着林灵进了家门,才吩咐马车回七皇子府去。?
 
  林灵进了门没回自己房间,走到后院的凉亭里坐下。
 
  庭院里寂静无声,她看见三个小男孩在她四周骑马打仗玩的高兴,一个五六 岁的胖乎乎的小姑娘拿着根小棍子跟在一个眉目俊秀的男生后面喊着,「扬哥哥 加油,扬哥哥加油!」
 
  外面还有个十来岁的身穿淡绿轻纱罩衣的女孩,只见她手握竹棍,遥指天空, 摆了个很漂亮御剑式,可惜下盘不稳整个人都在晃来晃去,一边晃一边还在那里 催促,「扬哥哥,你快点啊,这样很累!」
 
  身形挺拔、斯文儒雅的少年站在凉亭里的石桌边,低头在铺开的宣纸上一笔 笔的画着,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宠溺温柔。
 
  林灵想人若真有灵魂,也许未必留在身体里面,而就是这样一点点分散在每 段美好的回忆里,哪怕有一天已是物是人非,那些回忆却永远的留在当初它们出 现的地方。
 
  林灵在亭子里坐了许久,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53章婚变(H)
 
  小雅走到林灵房门口,「小姐,夜深了,睡吧。」
 
  林灵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还是坐在桌边一动不动。
 
  小雅刚要走开,却看见程浩然从前厅那边走了过来,低身福了一福,「程公 子。」
 
  程浩然点点头,「小雅。」
 
  林灵起身打开房门,程浩然走进来坐到桌边。
 
  林灵关上门,「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了。」
 
  「为什麽?」
 
  「因为,我那麽过分,你和李逸扬是好兄弟,肯定会生我的气。」
 
  「我不过来和你说一声,你怎麽放心的下。」
 
  林灵苦笑一声,也走到桌边坐下,「他的伤严重吗?」
 
  「胳膊上那一剑倒还罢了,胸前那一剑是斜刺进去的,我看是伤到肺叶了。 幸好伤口不算深,逸扬身体底子好,只是今晚实在不该这样跑到你家来。他好好 静养几天,应该没事。」
 
  「……他都吐血了。」
 
  程浩然看著林灵,「你这样心疼,为什麽不去看他?」
 
  林灵低下头,「你既然今晚来我家,自然是知道我要和夏箫成婚了,我还去 看他作什麽。」
 
  「林灵,你把头抬起来。」
 
  林灵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著程浩然,无助而茫然。
 
  程浩然尽力克制自己想把她拥在怀里的冲动,柔声问她,「七皇子夏箫是不 是就是以前刺过你一剑的那个夏侯箫?」
 
  「是。你猜到的?」
 
  「名字这麽像,我很难不猜到是他。林灵,你把事情全告诉我,我来帮你想 办法。」
 
  林灵心中羞愧,只能尽量语气平静的说,「在宫里这一年,我一直和夏箫在 一起,但我也没想到皇上会下旨让我嫁给他。事到如今我也没什麽好说的,你好 好把老大的身体照顾好,以後……他会喜欢上别的姑娘的。」
 
  程浩然一贯淡然的丹凤眼中是浓重的惊愕和痛惜,「什麽叫你和夏箫在一起 了?!你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林灵难堪的落下泪来,「程浩然,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质问我行吗?我知道你 瞧不起我,但是……你不要当著我的面这样。」
 
  程浩然一把将林灵拥在怀里,「傻瓜,我是心疼你!那个七皇子是不是强迫 你?你为什麽不告诉我!」
 
  林灵抽泣道,「我不是不想说,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老大。浩然, 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事到如今,我也没脸再说什麽了。我把老大害成这样,连我 自己都很讨厌自己,你们以後都会瞧不起我,都会不理我。我马上要嫁进七皇子 府了,我不知道以後会怎麽样,我觉得我的未来根本就是毫无出路,我真的都想 过去死…………」林灵在程浩然的怀里越说越哭的厉害,眼泪把他衣服的前襟都 打湿了。
 
  程浩然心中酸痛,他抱紧林灵,轻吻她头顶乌黑芳香的发丝,「林灵,我不 会让你嫁给夏箫,我一定会帮你。」
 
  林灵抽泣道,「没用的,程浩然,违抗圣旨是要出人命的。我爹娘年纪也大 了,没道理因为生了我这个不孝的女儿最後倒要死於非命。我知道,现在已经没 有任何挽救的余地了。」
 
  程浩然不说话,只一下下的温柔的拍著林灵的後背。林灵的哭声渐渐止了, 程浩然哄著她上床躺下,看她睡著了才离开林府。?
 
  第二天一早,程浩然来到李逸扬家。
 
  李逸扬从床上坐起身来,「浩然你来了,听说昨天晚上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程浩然点点头,「你还是躺下吧。你的伤虽然不严重,再这样不当回事就不 好说了。」
 
  李逸扬不肯躺下,靠著床柱说,「你昨天把我送回来,灵儿说什麽了?」 
  「事到如今,你有何打算?」
 
  「我必须和灵儿好好谈谈,只是她不肯见我。但是没关系,我还会去找她。」 
  「你再不好好养病,你的肺就要落下病根了。」
 
  李逸扬叹了口气,「我不和她说清楚,死都不会瞑目。」
 
  「昨天我把你送回来以後还去看过她,她现在这个样子,你找她也没用。逸 扬,我是旁观者清,我知道她根本不想嫁给夏箫。」
 
  「浩然……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她也不肯跟我说。我现在不问这些,我只知道那个七皇子不 会给我们太多时间,等他把林灵娶到手,到时候再说什麽都晚了。逸扬,我今天 来是问你到底有没有什麽打算,还是你就想这麽看著她嫁给夏箫。」
 
  李逸扬沈默了一下,「我想带她走,只是恐怕不能。」
 
  「你是不能带她走。你带她走了,那个夏箫非把整个李府都扫平了不可。我 想来想去只有把林灵送走这一个办法。夏箫如果真的喜欢林灵,我赌他再迁怒也 不至於杀了林伯父林伯母,不过我们一旦把林灵藏起来,夏箫肯定掘地三尺也要 把她找出来。所以,第一,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能力让夏箫找不到她,他是皇子, 我们很难斗得过;第二,我不保证夏箫找不到林灵以後会不会迁怒於你,你说不 定会有性命之忧;第三,我也不知道林灵肯不肯让我们把她送走,她未必肯拿著 她父母的性命还有我们的性命去冒险。但是我想了一晚上,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李逸扬沈默良久,「确实只有这个办法。我们既然要做就必须从长计议,尽 量做到滴水不露;如果一切安排的妥帖,灵儿还有可能愿意走。只是我必须找她 谈一谈,有些话我一定要问清楚。」?
 
  夏箫和林灵的婚期订在正月二十八。
 
  还有十多天就要嫁女儿,林家夫妇却是无事可做,连凤冠和婚衣七皇子府都 妥妥当当的准备好了送到林家。看到那一箱箱的大红色,林灵只是面无表情的走 开。林夫人无人处常劝林灵事到如今就不要再怄气,做媳妇不比在家做女儿,何 况又是嫁到皇家,那是要万分谨慎的。还说到时候会把小雅陪嫁过去,林灵自己 也要收敛脾气,别让为娘的操心。林灵每每听完林夫人的话,都只是一言不发的 走开。
 
  林灵心念自己嫁了夏箫以後不知还有没有机会见她这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某日就到天盛武馆去找江磊和顾小米,他们二人也辗转知道此事,不好多问她, 三人坐在一起也不像以前那麽自在,一时无话就平添了许多尴尬。林灵笑著起身 说我去看看师傅吧,就在顾伯的屋里待了一下午,晚上才满腹心事地回家去了。 李逸扬又来找过林灵几次,林灵一律不见,李逸扬心中之事还没筹划出头绪,林 灵不见他,他也不去十分勉强,只等著事情有个大概轮廓再和林灵好好谈一次。 眼看婚期将至,李逸扬心急如焚,虽然日日吃药,身上的伤势却总不见大好。 
  夏箫有时会来林府接林灵出去游玩散心,林灵只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夏 箫好几次都想发火,又不愿意在婚礼前和林灵闹的太不愉快,只有强压下火气好 言好语的哄她。?
 
  正月二十一日。
 
  七皇子府内主卧房的大床上,红色的床单一片凌乱,林零赤裸娇豔的侧卧其 上,夏箫在後面紧紧的抱著她。林灵一条腿被夏箫粗壮有力的手臂捞起来折在胸 前,另一条腿无力的垂在身下,五个白玉小节一样的脚趾难耐的蜷缩著,男人粗 长的肉棒在粉嫩的小花穴里有力的来回进出,把娇豔的花穴口玩弄的水光盈盈。 
  林灵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著,上面还挂著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贝齿轻咬柔 润的唇瓣,就是不肯呻吟出声。
 
  身後的男人伸出大掌揉上那两只玉兔般嫩滑的小乳,啃著她的耳垂性感的低 喃,「灵儿,这就是我们的婚床,你喜欢吗?嗯?」身下的龙茎抵住林灵的花心 缠缠绵绵的厮磨。
 
  林灵的睫毛抖的更厉害了,一声呻吟压抑不住的从嘴角泄露出来。
 
  夏箫的另一只手来到林灵身下芳草凄凄的花园,拨开两片花唇慢慢摸索到那 颗悄然挺立的小红珠,夹在两指间色情的揉搓,「乖乖宝贝,我喜欢听你叫,叫 出来……」
 
  林灵被夏箫技巧娴熟的手指弄到不行,回过头羞怯娇弱的看著他,夏箫忍不 住凶狠的在她甜蜜的小穴里顶了一下,「小妖精,又这样看我。」
 
  夏箫调弄了林灵一会儿,速度渐渐加快,舔著林灵的耳垂喘息著说,「我的 灵儿,我的宝贝,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你要什麽,我都给你。」
 
  林灵泪眼朦胧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麽,不过终究没发出声音。
 
  夏箫狠狠吻住她柔软的樱唇,从身後把她整个搂在怀里,精液抵著花心喷薄 而出。?
 
  崔家大厅里是一片喜气洋洋的红色,今晚乔家正式来家里下聘礼。
 
  乔尚书、乔夫人和乔清远坐在左手边的席位上,崔老爷、崔夫人和崔语欢坐 在右手边的席位上。
 
  崔语欢低眉垂目的坐在位置上,乔清远看著她娇美的容颜心里是说不出的欢 喜和满足。从他两年前第一眼看见崔语欢他就再忘不了这个美丽的让他不敢直视 的崔家小姐,即使後来崔家搬离了皇城,他还是不死心的求他爹娘去崔语欢的老 家提亲。乔家就这麽一个儿子,乔家夫妇见儿子这样恳切,虽然对这门亲事不甚 满意,最终还是答应了。
 
  乔夫人拿起桌上一个精巧的檀木盒子,「语欢,你过来。」
 
  崔语欢低著头心里也不知在想什麽,听见乔夫人叫她,才心神恍惚的起身走 了过去。
 
  乔夫人打开盒子,慈爱的看著崔语欢,「语欢,这是我们乔家世代相传的金 枝凤钗,从来都只给长孙长媳佩戴,我现在把它传给你,希望你和清远和顺恩爱, 早日替我们乔家开枝散叶。」
 
  乔夫人小心的从檀木盒子里取出一支金碧辉煌的凤钗,凤头雕刻的栩栩如生, 展开的翅膀是由细细的金丝勒系而成,金丝上面还缠绕著无数颗米粒大小的晶莹 耀眼的红色宝石。
 
  崔语欢恭敬地伸出双手,这钗子如此光辉夺目,崔语欢只觉这光芒刺的她心 中发疼……
 
  乔夫人微笑著把凤钗放在崔语欢手中,崔语欢的手却突然像被烫著似的抖了 一抖,那金粼粼的钗子就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乔尚书和乔夫人的脸色立时变了。
 
  崔语欢心跳如擂的蹲下身去,金凤的翅膀摔歪了,几颗红宝石滚落在地上。 
  乔清远站起身来,「爹,娘,语欢她是不小心。」
 
  客厅里一阵难堪的静默。
 
  崔语欢伸出手捡起一粒红宝石。
 
  崔夫人也忙站起来圆场,「语欢,你怎麽这麽大意!快点把宝石都捡起来, 我现在就去找个能干的匠人修补好。」
 
  崔语欢握著那颗璀璨的宝石,慢慢站起身,美丽的眼睛里满是盈盈的泪水, 「乔伯父、乔伯母,对不起,摔坏了你们家的凤钗。我………不能给你们家做媳 妇了。」
 
  崔老爷喝道,「崔语欢!」
 
  崔语欢看著崔老爷,「爹爹,我不想嫁给乔公子。」
 
  乔清远脸色大变的看著崔语欢。
 
  崔老爷一拍桌子,「不肖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
 
  崔语欢跪到崔老爷身前,「爹爹,我早有了心上人,他叫李逸扬,两年前我 们就在一起了。如果不是爹爹当年突然带著我们全家离开皇城,他一定会来求亲 的。我不能嫁给乔公子,求爹爹成全女儿吧。」
 
  崔老爷一掌打在崔语欢脸上,怒气冲冲的站起身却又无处发泄,指著崔夫人 道,「瞧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崔夫人脸色惨白,「语欢,你不要乱说话!」
 
  崔语欢被崔老爷打的趴在地上,她狼狈的爬起身子,捂著脸不肯说话。? 
  夏箫坐著马车送林灵回家,这些天他虽然有时也会把林灵带回七皇子府亲热, 但到了晚上一定会把她送回家,这样做当然是为了不给岳父岳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反正没几天他们就要成婚了,也不在这一时。
 
  马车里,夏箫把林灵揽在怀里,「灵儿,明天我没事,陪你到外面逛逛好不 好,或者咱们去水月坊听新戏?」
 
  林灵想了想说,「我不去,明天我有事做。」
 
  「哦?什麽事?」
 
  「明天我想上赤回峰爬山。」
 
  「爬山?寒冬腊月的爬什麽山?」
 
  「我就喜欢寒冬腊月的爬山,又没叫你也去。」
 
  「你自己一个人去?」
 
  「嗯。」
 
  「好好的怎麽突然要爬山?」
 
  「你又哪知道冬天山景的好处,我以前冬天上过一次赤回峰,山顶有雪景, 树上还挂的冰棱,很漂亮。」
 
  「这几天又没下雪哪来的雪景。」
 
  「……山里有积雪啊。」
 
  「反正你明天就是一定要去?」
 
  「是。」
 
  「好,我陪你去。」
 
  「你不喜欢就别去,我又没要你陪我。」
 
  「傻丫头,你也说山上结冰了,一个人去多危险。」
 
  林灵不再说话,只看著车帘外的景色。
 
  马车到了林府门口,夏箫在林灵脸上亲了一口,「既然明天要上山,回去就 早点睡。」
 
  夏箫看著林灵进了家门,才吩咐马车回七皇子府去。?
 
  林灵进了门没回自己房间,走到後院的凉亭里坐下。
 
  庭院里寂静无声,她看见三个小男孩在她四周骑马打仗玩的高兴,一个五六 岁的胖乎乎的小姑娘拿著根小棍子跟在一个眉目俊秀的男生後面喊著,「扬哥哥 加油,扬哥哥加油!」
 
  外面还有个十来岁的身穿淡绿轻纱罩衣的女孩,只见她手握竹棍,遥指天空, 摆了个很漂亮御剑式,可惜下盘不稳整个人都在晃来晃去,一边晃一边还在那里 催促,「扬哥哥,你快点啊,这样很累!」
 
  身形挺拔、斯文儒雅的少年站在凉亭里的石桌边,低头在铺开的宣纸上一笔 笔的画著,嘴角挂著淡淡的笑容,宠溺温柔。
 
  林灵想人若真有灵魂,也许未必留在身体里面,而就是这样一点点分散在每 段美好的回忆里,哪怕有一天已是物是人非,那些回忆却永远的留在当初它们出 现的地方。
 
  林灵在亭子里坐了许久,然後起身向外走去。
 
             第54章这样的结局
 
  林灵来到李府门口,她踏上门前的台阶,手抓住铜制门环却没有勇气敲下去。 她和李逸扬弄成这样,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和李伯父、李伯母打照面。林灵想了想 还是轻轻把门环放回原位,转身下了台阶,绕到李府后院去了。她不知道自己刚 转过墙角,满脸泪痕的崔语欢就从另外一个方向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林灵走到李府后院的围墙下,看了看四周没人就不甚灵巧的爬到一棵长在围 墙边的大叶杨树上。大叶杨树冬天亦不落叶,林灵爬上去正好藏身,她看见李家 一个仆人正在打扫院子,就轻手轻脚趴在树上不敢出声。那仆人打扫完院子就提 着簸箕进屋去了,林灵正琢磨从哪里下脚才好爬进院子,却听见吱扭一声门响, 忙又停在树上不动了。
 
  李逸扬从房中走出来站在院子里透气,吃了这些天的汤药他屋里一股草药味, 闻多了气闷的很。他望着对面林灵家后院那棵树叶凋零的槐花树,到了春末夏初 的时候这棵大槐树的树枝上就会挂起一串串香气沁人的小白花。李逸扬每次闻到 那股甜丝丝的花香总能想起林灵抱着梯子爬到她家后院墙上的样子,小脑袋从枝 叶繁茂的树叶里探出来,白色的小花纷纷扬扬落在她头上,小树妖一般的精灵可 爱,她乌黑的眼珠骨溜溜的转着,大声朝对面喊,「老大,老大,你在不在啊?」 
  花期年年会有,可如果从此以后没有了林灵,一树繁花开的再热烈又有何用? 她走了一年,我心里便像等了十年,她若一生再不回来,我又该如何自处? 
  林灵见李逸扬抬头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还以为是发现了她,过了一会儿才 察觉他原来是在看别的地方。林灵想出声又颇觉尴尬,这样爬到树上就像做贼似 的……
 
  林灵正犹豫着是打声招呼再跳下去,还是先跳下去再打招呼,就见李家一个 下人走到院子里,「少爷,有位姓崔的小姐来了,说要见您。」
 
  李逸扬一怔,「请她进来。」
 
  不一会儿就有下人带着崔语欢走了过来,李逸扬远远看着崔语欢今天穿了件 浅红色的层叠纱裙,头上高高挽了个髻,点缀着几样金翠首饰,整个人看起来甚 是雍容华贵;及到走近了才发觉她的发髻已然凌乱,眼睛哭得红红的,一边脸还 很明显的肿着。
 
  李逸扬惊道,「语欢,你这是怎么了?」
 
  崔语欢一下扑到李逸扬怀里,「扬哥哥,我……我…………」
 
  李逸扬有些尴尬的挥手叫仆人走开,然后温柔的拍了拍崔语欢的后背,「语 欢,你先别哭,有话慢慢说。」
 
  崔语欢抬起头,明艳动人的脸上一片哀伤神色,「扬哥哥,我爹爹把我赶出 家门了,我以后……就只有你了。」
 
  「你爹为什么把你赶出来?」
 
  崔语欢一边抽泣一边讲今晚乔家下聘的始末,当她说到已经告诉父亲早在乔 家来提亲之前她已经和李逸扬在一起了的时候,李逸扬的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 可崔语欢哭成这个样子,他又能说什么,只好强压下心中烦躁安慰道,「你是你 爹娘的亲生女儿,怎么会真的不要你?他们一时生气,不至于到那等地步。」 
  崔语欢摇头道,「扬哥哥,你不知道。我爹爹还不到五十岁的人,好端端的 怎么会突然辞官,他是在宫里失了势,不得已才走的。我们回到南方祖宅以后, 爹爹天天不开心,动不动就骂人。后来乔尚书派人来我家提亲,我爹爹问都不问 我一声就直接答应了。乔家在宫中势力非同一般,爹爹再想不到会有这等好事。 我们崔家世代为官,爹爹现在落到如此地步他不只心中懊恼,还常常觉得愧对祖 宗,所以脾气才那样坏。现如今和乔家结了亲,我爹爹不知有多高兴;他虽不能 了,还指望着乔家以后多提携我弟弟呢,他总想着只要我弟弟还有希望,我们崔 家早晚能扬眉吐气的再回皇城。我深知爹爹心意,所以虽然有十万个不愿意,却 什么也不敢说。本来我也认命了,可是我见到了你,那天乔落问我想去哪儿吃饭, 我不自觉地就走到我们曾经一起去过的那家酒楼,我再想不到还会在那里碰见你 ……扬哥哥,我没办法,我每天都想着我们以前的事,整个人行尸走肉一般,我 终究是骗不了自己。今天乔家人走了以后,爹爹的样子都恨不得杀了我,他说我 是不孝女,不配姓崔,我跪在地上不敢说话,他就亲手把我推出了家门,我娘求 情他理都不理。扬哥哥,我知道我爹爹是真的不要我了,我现在什么都没了,我 只能来找你,你……还要我吗?」
 
  李逸扬看着崔语欢眼中哀戚的光芒,实在没办法当面说出什么拒绝的话,只 能帮她擦着脸上的泪水安慰道,「语欢,没事的,我不会不管你。你爹爹只是一 时气话,他不会真的不要你,你先别哭了好不好?」
 
  崔语欢情绪激动,哪能止得住泪水,李逸扬半天才把她劝进屋,叫下人打来 洗脸水,又叫丫鬟赶紧准备出一间干净客房。崔语欢只是抓着李逸扬的手不放, 李逸扬被她哭的心慌意乱,不管崔语欢说什么他只含糊应承着,这才把崔语欢哄 进客房睡下了。
 
  李逸扬再次走到院子里,正月的天气后半夜还真是寒气逼人,李逸扬只觉胸 腔里面一抽一抽的疼痛,崔语欢退婚一事不是玩的,他想要摆脱干净只怕是难了 ……李逸扬心中隐隐悲凉,一事不平一事又起,他和林灵此生真的还有希望吗? 
  李逸扬一夜未曾睡着,早上起来饭也不吃就直接来到林府。就算事情还没谋 划好,他今天也非见林灵一面不可。崔语欢的事情他想了一夜也没想出个妥善的 解决办法,但是他知道就算大错已经铸成,就算崔语欢再恨他、再怨他,他这辈 子也不能没有林灵。
 
  李逸扬敲响林家大门。
 
  小雅打开门,「李公子。」
 
  「小雅,我想见你家小姐。」
 
  小雅看看门外,「小姐刚跟七皇子出去了,我才关的门。」?
 
  赤回峰山路陡峭,狭窄的石阶上不时还有小片的冰冻,林灵一时不当心就险 些滑倒,夏箫忙从后面扶住她的腰。两人爬了没多久,林灵就累得坐在石阶上直 喘气,说要休息会儿再上去。
 
  夏箫无奈的看着她,「是你要来爬山,这才走了多远就走不动了。山上风大, 出一身汗再这么坐着吹风,非着凉不可,起来吧,我们慢慢上去。」
 
  夏箫拉着林灵的手继续往上爬,快到中午两人才上到山顶。
 
  林灵找了块平展的石头坐下来,「累死人了。」
 
  夏箫站在山崖边远眺,「你说的雪景在哪里?」
 
  林灵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四周苍茫的群山,「我也不知道啊,今年天气不够冷 吧。」
 
  「我还真没冬天上过山,山上竟是这般清冷。」
 
  林灵淡淡答道,「清冷也有清冷的景致,非要处处花团锦簇的才好吗?」 
  两人在山顶待了没多久,林灵刚才爬山的那点热气就散了,被山风吹的抱着 双肩直瑟缩,夏箫看了她一眼,走过去脱下灰褐色的大毛皮裘披在她肩上,牵着 她的手下山去了。?
 
  下山自然比上山轻松许多,夏箫走在前面还不忘回头嘱咐,「别下那么快, 你这丫头不光粗心反应还慢,小心滑倒了。」
 
  林灵跟在后面也不答话。
 
  石阶边一棵古松上斜刺里猛地跳出个蒙面黑衣人,亮如白银的长剑直朝夏箫 林灵的方向刺了过来。
 
  夏箫一把将林灵推开,自己也闪身躲过,他只觉手臂一凉,长剑已然划破衣 袖。
 
  夏箫心神一凛,黑衣人又一剑横劈过来,夏箫忙凝神应对。
 
  林灵被夏箫推的坐倒在石阶上,紧张的看着他和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夏箫赤手空拳的接了几剑,心下又惊又骇,自己就算兵器在手也绝不是这个 黑衣人的对手。此人功夫如此高绝,又招招凶狠,夏箫一边拆招一边心念电转, 最恨自己的人就是夏颖,可夏颖什么时候寻来这样一个绝顶高手?自己居然毫不 知情。他难道想在这孤山上杀了我?我真这样死了,父皇一怒之下哪还会把皇位 传给他?亦或他另有后招?还是说这蒙面人其实是我别的对头?可放眼整个武林 怕哪有几人有这样高超的剑术。
 
  夏箫狼狈应付了几招之后,黑衣人终于寻了个空当一剑划过夏箫胸前,夏箫 暗金色的长袍洇出一道红痕。伤痕虽浅,夏箫却已心知无望,他反而不再避退, 近到黑衣人身前使出搏命的招数。夏箫一边出招一边头也不回的喊道,「林灵, 你快下山!」
 
  林灵急道,「夏箫,我来帮你!」说着也抢身上前。
 
  夏箫心知自己今日只怕要命丧在这赤回峰上了,但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林灵 出事。夏箫招数越出越快,朝林灵吼道,「林灵,你快给我滚!」
 
  林灵不肯先走,拳脚不停地招呼到黑衣人身上。夏箫心急如焚,他这样的招 招快攻已是强弩之末,林灵现在不走哪还走的了!夏箫心神一乱身前就不慎露出 空门,黑衣人瞅准机会左手一掌击在夏箫腰腹处,夏箫被打的连退了三四步,捂 着腰腹痛不可当。
 
  林灵眼见夏箫受伤,着急的一掌向黑衣人胸口劈去,黑衣人侧身避过,同时 出脚如电的将林灵扫倒在地。
 
  林灵再不及躲避,黑衣人的长剑已厉如疾风的插进她的胸口。
 
  黑衣人剑法狠准,一剑刺入又瞬时拔出,鲜红的血迹顺着剑尖一滴滴落在青 黑石阶上。
 
  林灵捂着胸口,鲜血从她白嫩的指间鲜艳夺目的冒了出来。她睁大眼睛看着 黑衣人,惨白着脸咳了一声,有血迹从嘴角流出来。
 
  夏箫怒吼着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拳打向黑衣人。
 
  黑衣人退身避过。
 
  夏箫眼睛猩红,肝胆俱裂,一拳狠似一拳的带着风声朝黑衣人身上打去。黑 衣人闪躲了几招,一脚斜踏在古树上就势攀了上去。黑衣人轻功高超,借着树枝 落脚使力,几下蜷身翻滚着不见了踪影。
 
  夏箫回过头,看着躺在地上不住喘息的林灵,那鲜红的血迹清清楚楚的是从 她心口的位置渗出来的。夏箫跪下身把林灵抱在怀里,喉头发干,心中慌乱,竟 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灵的小手拽住夏箫的衣袖,「夏箫,我觉得我快死了……」
 
  夏箫一语不发的把林灵背到背上,顺着石阶飞速往山下跑去,「林灵,你撑 着点!我马上找大夫救你!」
 
  「夏箫……你不要跑这么快……我好疼。」
 
  「你忍着点!」
 
  「我喘不过气了,夏箫,我真的要死了,我……这样死了也好,这样我就不 用嫁给你了,也不用再……为难了。」
 
  夏箫吼道,「你给我闭嘴!林灵,你要是敢死,我绝不会放过你!到时候我 一定杀了李逸扬叫你死不瞑目!」
 
  林灵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越来越微弱,「夏箫,你不要……这样,我都要死了 ……你还计较什么……我现在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那么恨你………我这 样走了,以后你……你好好的吧……我……我……」
 
  林灵再没说话,脑袋歪在夏箫后颈上不动了。
 
  夏箫的心跳停了半拍。他停下脚步,寒风吹过,刺骨锥心。
 
  夏箫动作僵硬的把林灵从背后放下来抱在胸前,伸出一只手颤抖的探到林灵 鼻下,林灵已然呼吸全无。夏箫又伸手去摸林灵脖颈上的脉搏,脉息……也再无 跳动。
 
  夏箫不可置信的两掌紧紧扣住林灵白皙秀气的小脸,滚烫的眼泪一滴滴落在 林灵脸上,声音嘶哑颤抖,「林灵,你把眼睛睁开!」
 
  林灵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夏箫想起她昨夜躺在 自己身下承欢时的样子,眼角挂着泪珠,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微微颤抖着,娇羞 可人不胜宠爱。现在,她长长的睫毛再不会那样诱人的轻颤了,她……已经死了。 
  夏箫的心口如被人生生剜去一块似的痛,他扒着头发眼泪汹涌如潮,张大嘴 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神如被逼入死境的孤狼一样绝望疯狂。
 
  夏箫突然又把林灵背起来朝山下狂奔而去。他不能让林灵死,没了脉搏又怎 么样,刚死而已,何医师医术高明,一定可以救的活。
 
  逆风刮在夏箫脸上刀割一样的疼,林灵温热的身子已经渐渐僵冷,夏箫却如 魔怔了一般的往下疯跑,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不能让林灵死,他必须再快一 些,快一些才有可能把她从鬼门关里抢回来!她不能死,她死了他怎么办? 
  夏箫喘着粗气越跑越快,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一级整个石面都结着厚厚一层 滑冰的台阶上。此处是山路转弯的地方,这几级石阶一面挨着山壁一面临着深崖, 台阶窄峭,山势险峻,原就是整个赤回峰最危险的一处所在,夏箫这样毫无预警 的摔倒,在他背后的林灵就顺着的惯力从狭窄的石阶上斜斜朝悬崖下滚去。 
  夏箫探身去抓,眼看着林灵的裙角从他指尖擦过急急落下崖去,夏箫的身体 不管不顾的俯冲下去抓林灵那片裙角,这样的动作竟是要和林灵一起落下山崖才 肯罢休!
 
  夏箫身体悬空,整个人的重心眼看着就要朝崖下落去。他绝望的双眼里只看 得到那块淡青色的裙角,夏箫心中苦楚万念俱灰,宁可就这样跟着林灵下去罢了。 千钧一发之际却有人猛地抓住他后心提回到石阶上,夏箫眼见着林灵单薄的身影 如青鸟一般急速坠落下去……
 
  黑衣人重重把夏箫摔在石阶上,嘿嘿冷笑数声,声音嘶哑怪异,「夏箫,我 今天不要你的命,我主子只是让你知道,别以为这世上什么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黑衣人言毕一跃跳到树上,闪身不见了。
 
  夏箫侧过头去看那万丈深渊,看到的只有一片模糊的灰褐色,哪里还找得到 那抹淡青色的身影。林灵,我夏箫一生自命不凡,你却因我丧命,我心中爱你至 深,最后就是………这样的结局吗?夏箫野狼一样的嚎叫出声,拳头用力砸在石 阶上,血肉模糊。
 
  第55章深爱太久,此生难忘
 
  三年之后。五月下旬。
 
  时辰已过了夜里巳时,李逸扬一个人待在李家商铺总店的一间偏房里。两年 前,李逸扬和崔语欢成婚之后,李老爷就正式把李家的生意交给李逸扬接管,自 己享清福去了。李逸扬本是聪明之人,接手以后又十分用心,不过两年时间就打 商号打理的有声有色、蒸蒸日上。李逸扬为了把商号拓展到其他省区,这两年里 就没断了出门,一出门就是两三个月,及到他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又一头扎进总 商号的事务堆里,动不动就整夜整夜的留在议事厅里办事,如此这般未免冷落了 娇妻。崔语欢倒是贤惠,极少抱怨什么。
 
  夜深如墨,万物寂寥。李逸长身玉立的站在书桌前,他微微倾着身子,在摊 开的卷轴上画着什么。他着一身素白长袍,清瘦雅致,挺拔俊美,整个人恍若遗 世散仙般飘逸不凡。
 
  李逸扬搁下手中的紫毫笔,深深凝望画中的少女,眼神温柔而哀伤。少女调 皮的趴在墙头,一头长发半掩在繁茂的枝叶里,她微微抬头看着一片即将落在她 脸上的花瓣,神情娇俏可爱。
 
  李逸扬摸着画中林灵的脸。灵儿,又到了你的生辰,你都走了三年了。
 
  突然有人敲响房门,李逸扬没想到这个时间还会有人来,沉吟了一下说, 「请进。」
 
  李夫人推开房门,一脸兴师问罪的走进房里。
 
  李逸扬起身,「娘,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怎么办?我不来,谁还能请得动你回家!」
 
  李逸扬苦笑道,「娘,您别这么跟儿子说话。」
 
  李夫人看着李逸扬瘦的微微凹陷的脸颊,叹气道,「逸扬,男人重视事业是 好,但也不能这样糟害自己的身体呀。你这么整夜整夜的熬,熬的可是自己的精 气神,等你老了你就知道厉害了;再说你身体又不好,天一凉就咳个不停,你这 个样子让为娘的多不放心。」
 
  李逸扬一时默然,想了想才答道,「娘,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 
  当年李逸扬得知林灵死讯,一时心神大乱,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赤回峰的 悬崖下面原无路径,夏箫带着手下人在山谷里艰难寻找,找了一整天也没搜到林 灵的尸体。李逸扬和程浩然也都下了山谷,当他们深夜里见到不远处绿油油的狼 眼时都绝望的停下了搜索的动作。林灵的尸体只怕十有八九被野狼撕的连骨头都 不剩了……赤回峰底部的山谷狭长,李逸扬和程浩然在里面无眠无休的找了两天, 寒冬腊月,天上又下起瓢泼大雨,李逸扬执意不肯回去,最终昏倒在山谷里面。 
  程浩然把李逸扬背回家。李逸扬旧伤复发,当夜就开始发高烧,不时还吐出 几口鲜血,这可吓坏了李老爷李夫人,饶是程浩然的父亲名满皇城医术超群,可 医人医病难医心,李逸扬如今心如死灰,纵是程医师也无计可施。倒是多亏崔语 欢衣不解带的日夜照顾他,李逸扬烧的神志模糊满嘴胡话,崔语欢就紧紧握住他 的手柔声劝慰,每隔一会儿就用清水投一次毛巾敷在他额上去热,到了夜里仍是 这般仔细照顾;崔语欢这样几天不睡,自然也病倒了,她自己病着却还放不下李 逸扬,日日要来李逸扬身边亲自看顾,李老爷李夫人看着都觉十分心疼。
 
  半年后,李逸扬的病才大好了,肺却落下了病根,经常整宿的咳嗽。崔语欢 仍是悉心照料,亲手给他熬药,每日还炖些润肺的汤水。她是个千金小姐,哪里 做得这些,一双芊芊玉手割的都是小口子,却还是一句怨言也没有。李逸扬病虽 渐渐好了,人却像丢了魂魄一般,对崔语欢只是不冷不热的。李老爷再看不下去, 把他叫到房里痛斥一顿。李逸扬沉默半晌,只说了句明年我会娶她,其他的就再 不肯说了。?
 
  作娘


相关链接:

上一篇:致命的暧昧呀 下一篇:【舞女】(25)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