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日啪在线影院日日啪-最新777第四色米奇影视-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缘起缘灭

我们都是如此平凡的生活着,为了每天的菜市之行为了简单的填满肚皮,虽然没有过去的忍冻挨饿,但我们如此日复一日的操劳着图得是啥?没有了饿的担忧我们开始享受精神的愉悦,每天在工作闲余找乐子找刺激用尽各种方法为得是满足内心的空虚,诚然我们相信世道变了,开始坏了,缘于无意间的际遇,缘于内心那渴望不平凡的心!

  故事的开始很平淡,犹如一颗陨石从浩渺苍空坠落在地球的哪个角落深埋,可一旦热能爆发又开始让人震惊了。

  某个不经意的一天傍晚,我依然无聊的翻动着网页,论坛网的精彩给人向往和爱不释手,沉迷于里面的精彩和激情,正浸淫于间,手机震了几震,坏了,老婆又来查岗了,赶紧最小化窗口,拿起手机,一个信息来了。一个陌生的号码150xxx…,内容如下:“老公…在哪儿?”,我郁闷了,这不是妻子的号码啊,可老公都打上去了还有别人吗?只得如实回复:“蹇,我在家呢。”真不知道老丈人怎么把妻子取名为蹇,光写字都费神。几秒后又来了震动,“老公,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啊,我在X宾馆,309室,你来吧,我等你。”我更加郁闷,是我妻子我能弄错名字,这么个下午不回家跑宾馆干吗?带着疑问我回复过去:“这么早去宾馆干嘛?再说家里多好啊。”,没想到几秒后震动飞至,“老公,好坏哦,这么久没和你联系就忘记了我俩的约定了?我好后悔当初和你分手啊,原谅我,来见个面好吗?”…晕了,我俩分手了?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越来越迷糊了。我左思右想觉得是老婆在恶作剧,于是干脆调她。“你谁啊?我叫啥啊?”,信息很快的过来了,“死久央,我是老婆嘛,我们分开都3个月了,人家想要你嘛!过来抱抱嘛”,嗲的要命。我哪是谁“久央”啊,我是明远啊,可能是别人错误的发信息了。我不想再惹事了,就告诉她可能发错了。谁知她发信息来更令我吃惊,说明明是这个号码,都存她机子上三四年了,问我是不是不方便,还是有小狐狸精在旁边。我蓦然了,没有回信息,才想起这个号码是移动公司那老总送的,号码很好13666xxx789,赶紧打电话给那老总一查果然是叫“陈久央”的,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回吧,对方是个陌生人;不回吧,恼人的震动刺激的我心痒痒的,烦恼和激情随着震动开始搅乱了我不安分的心。

  150xxx:“老公,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可我后悔了嘛,人家来找你了嘛,求你来见我下嘛!”

  13666x:“我…我不认识你,所以请你不要再发信息。”

  150xxx:“央,我是蹇啊,你忘记了,3个月前我们那般恩爱,你说我是最温柔的,你什么都给我了嘛,我们鱼水相戏,你给了我多少美好回忆啊,我想你。”

  13666x:“可我没给你什么啊…你记错了。”

  150xxx:“央,我求你别折磨我了,以前是我的错,可我不想再要回你的心,只要…只要…我能拥有你次,求你,见我吧。”

  信息越来意思越明显,显然是旧情燃烧的前奏,我色心陡起,丹田一股热气开始流窜,我开始想着对方是不是很漂亮,与这个叫久央的男人有怎样的故事,属于偷窥吧,我开始挑逗她了。

  13666x:“我们见面又能如何,除了那个还会有什么?”我下体有了冲动。

  150xxx:“央…我…我们好久没在一起,我好想了,你还是那般直接,想它了吗?我想被你抱…”

  13666x:“那我去了,你怎么服侍我,我不想象以前一样你敷衍我。”我想了很久,猜测是女人甩了男人的那种。

  150xxx:“央,你别生气了,我以前是对不起你,可我现在不是背着他来见你了吗?你来了随你动作,我什么都是你的,求你来吧。”

  我的下体开始顶住裤子前缝,胀满感冲斥了我的思维。

  13666x:“我现在可不比以前…”

  150xxx:“嗯,我知道,你以前见我就扑上来,我喜欢你折磨我,喜欢被你操。我只想快点见你,央,你来要了我吧。”

  话语如此直接,俩人关系非同一般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再输入信息。

  150xxx:“央,你过来了吗?怎么这么久不回信息,我要吃你那棒子,我会让你翘的老高的来操我。我想了…”

  我不知道如何继续,见她?笑话,不喊警察也会告你强奸,干脆意淫吧。一狠心,我打出信息:“你那小白脸厉害啊,我当初那么在你家赖着不走,你穿的象盔甲让我无法搞到你。”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如此经历,只当随口意淫了。

  150xxx:“坏蛋蛋,还记得仇啊,我叫你娶我,你推,他又在追我,那次苦了你,可…可那次前不在你办公室被你日了吗?你那次象疯狗插得我疼了几天。那次他说下午要来我家的嘛,我也想有个家啊”

  13666x:“他的有我厉害吗?说我听,你们在什么时候做的,他日得你舒服吧。”我下体硬梆梆的。

  150xxx:“央,不说他行吗?我只想现在被你日了,求你来啊。”

  13666x:“不行,说色话,说他怎么操你逼的,在什么地方,这么长时间都不打电话我,我要整你。”

  150xxx:“央,我是你的蹇啊,我是被你日过的蹇啊,你每次塞的我满满的,让我好舒服的啊,他是在追我1个月后要了我的,在他家,我去做客的时候。”

  13666x:“怎么要你的?他鸡巴比我粗吗?”

  150xxx:“那次8月份,他要请我吃饭,说做几样菜我吃,他在厨房忙的时候我洗澡了,天热,所以我没戴乳罩,算是我诱惑他的嘛”

  13666x:“怎么进行的?”

  150xxx:“丑死了,我洗了头发看他在忙,哪知厨房太热了,我又流汗了,胸口贴着衣服,你知道我奶子大的,都是你揉的。”

  150xxx:“他看直眼了,顾不得烧菜了,我就知道他想操我了,就急忙转身走了,你知道我屁股大的,他后来说我扭动屁股是男人都想干我的。”

  150xxx:“你也那样说过我,你开始次次都从我屁股后面干我,你不记得了吗?你说这样干我才舒服,央,我受不了了,都湿了嘛,求你来嘛。”

  我的一只手在看信息时已经从裤外捏住了自己勃起的鸡巴了,脑海里幻想着这个风骚的娘们是什么样子,已经知道是个大奶子大屁股的女人。

  13666x:“他怎么干你的,操了多久?”

  150xxx:“央,我们见面说好吗?你不是喜欢你日我的时候讲色话吗?我们边搞边说嘛,我湿透了啊。”

  13666x:“不行,我要你说,我鸡巴翘了,说给我听。”

  150xxx:“央,别射外面,等下灌满我的,我说,他看着我走了只听见关煤气开关声,他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我,就开始抓我的胸脯,后面硬东西抵着我的屁股沟,你知道的我被一揉就软了,水流了好多,他就…”

  150xxx:“他还啃我奶子,最后把我压在沙发上拽掉了我的裤子就把东西插进来了,央,他日的好凶,一会儿就射我了。央,我受不了了嘛,我好痒,来日我嘛!”

  我的下体硬的发痛了,真想抱住女人狠狠操了,可这是未逢面的对象,她把我当成了她的央。我拉开自己的拉链将硬物拉出来,它在抖动跳跃。

  13666x:“别说了,我俩日顿,我们现在先电话做次,现在不能见你,蹇,我想操你。”

  150xxx:“央,你生气了,我湿了嘛,好痒啊,想你大鸡巴给我止痒,被你插的满满的,我感觉到它在里面跳了,求你进我干我逼嘛!”

  13666x :“我进你了,你逼包得我好紧,我狠狠的日你。”

  150xxx:“央,再快一点深点插我…啊…从后面操我,我爱你啊,央,快用劲啊,再快点嘛!”

  13666x:“我顶进去再拔出来狠狠得操你逼逼,蹇,你逼好紧啊,我日你逼呢,舒服嘛?”我边颤抖得回着边快速挘动着棒体,脑海里无数个想象的胴体在翻滚。

  150xxx:“我脱光了,我手在摸着我的逼毛,湿透了啊,央,来日我逼啊,我好痒,求你干我,快点回信息,我要你再快点再深点嘛!”

  13666x:“我啃你奶子,我狠狠的插你逼呢,你的水好多,我听见你叫床了,蹇,来啊,我把鸡巴掏出来了,我在狠日着你的嫩逼,舒服吗?”

  150xxx:“我受不了了,我摸着逼呢,水好多,求你搞我,我要你啊”

  13666x:“我搞…搞你”发送出最后一条信息,我站起来,快速的套弄着鸡巴猛地一吸气,一股白浆从龟头前端射出划着高高的弧线落在很远的地板上,我气喘如牛,随手丢了手机,闭着眼睛呼嗤呼嗤的喘着粗气,接着瘫倒在电脑椅子上良久回不过神来。

  好久以后,我睁开眼睛,电脑屏保闪耀着大漠上云彩的飘移,我精神舒爽的站起来将已经缩小的鸡鸡塞进裤衩穿戴好,又拾起了手机,已经有三条信息过来了。

  150xxx:“老公,舒服吗?我自己摸了,高潮了,你呢?”

  150xxx:“上厕所去了吗?射了没有,我想你射我,被你喷着,我好舒服”

  150xxx:“我想见你了,老公,你能来吗?”

  …  …

  我无可奈何,但我又想告诉她真相,思忖好久我打出了一句话:“你好,我也射了,谢谢你给我刺激,我不是你的央,他也许换号码没和你说,我是其他的人,很抱歉欺骗你。”接着我深深的出了口气,我不管她怎样反应,我良心也安了,她如果明智就不再发信息过来,或者骂我一顿。

  等待!

  时间才觉得漫长,或许是我有所期待吧。

  当我默默等了好久震动来了,我居然不敢再阅读了,是怕了。最终心一横,打开了内容。

  150xxx:“我很吃惊,你说你不是,那你怎么话语口气和央一样,怎么知道那次我穿得象盔甲一样?若你真的不是我的央,我们也是缘分,我和他的缘分尽了,我们做了,缘有了,想看见真实的你,可以吗?”

  我晕了,有这么样的女人吗?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读了几遍,依旧那个意思。

  我回复过去:“我很丑,所以我欺骗了你,你不怕见面后会恶心吗?感谢你的激情动员”

  良久,手机震动又来了,“我不管你是不是央,我想见你,也许我们有缘,你我做了,我更想见你,哪怕只有一秒。我在X宾馆309室,等你来,我叫徐蹇蹇。”

  我也很想见见这个在脑海里幻想着的女人,是美是丑暂且不说,我赞赏她的勇气和性格,“好,十分钟后到”,我整理好自己的装束,走出了家门决定会会这个和老婆同名的蹇。

  走在街上看着川流来往的车辆,阵阵“嘟嘟”的鸣笛声却让我退却了,我算是什么?缘于一阵信息的骚扰就开始奔狂的狼吗?我此行想要什么?能得到什么?我犹豫了,止住了步子。震动总在恰如其分时候的传来,150xxx:“怕来吗?还是正在路上,男人该有男人的味道,我们见面说说话吧,这是缘分,我等你…我们刚才都暴露了一切了,还怕见面吗?”

  我无言,傻傻的站了几分钟,还是捏拿不准,是啊,我们刚才那样淫荡,可现在又要装西装革履,何必呢,我按耐不住那甜媚信息的诱惑,即使说两句话也好啊,可怎样开始尴尬的相逢?一对彼此陌生的男女,能有什么样的际遇?我思前向后,豁出去了,或许我该拿出点男人味道征服她了,想着这些年那么多烈女都投入怀抱,我就不信今天不会成功。

  打的,奔向x宾馆,一路上我想象几多种见面的可能最终放下了忐忑的心,来之安之吧。

  看着来往的车流和行人我的心始终提在嗓眼,即将面对的女人该是怎样子的,信息上那话语那么嗲又那么诱惑,直觉是个温柔而色色的女人。

  手机的震动再度动了起来,150xxx:“你…来了吗?告诉我你长什么样子,叫什么?”

  “来了,在的上,我很丑,你叫我明远吧。”

  150xxx:“明远…明远,好…来了再说吧,我想见见你。”

  到达目的地,我深深的呼了口气,不坐电梯吧,那样太快自己的承受力不行。沿着阶梯举步而上,随着一楼二楼的踩在脚下,我的心开始“嘭嘭”乱跳起来,三楼楼角的服务柜台的那个憨厚的中年大婶打量了我一番,我的脸腾的红了,“找人的吧?”,“嗯,309”,“哦,这边”,当她离去消失在那楼角的拐弯处,我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物。我不敢敲门铃,站了很久,最终发出了一条信息,“徐蹇蹇,我是明远,在门外了。”等待的时刻我局促不安,我仿佛听见脚步声来到门前,良久良久,门从里面拉开,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立在眼前,修长的身材被一袭黑色的披风裹着,黑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脸蛋呈瓜子型,长长的睫毛下是那不时眨着的水灵灵的大眼,红云满布的脸色让我不敢再多看一眼,胸在披风下起伏… …门开后的一股暖意包绕着我。

  “你好,我是明远,你是徐蹇蹇吧?”我打破僵局,伸出了手。

  “哦…你好…进来坐吧”女人没有和我握手,打量我好几眼后一转身径直走入了房间,我只得在香气弥漫中跟随进去,顺手关上了门,“嘭”的一声,我猛地一抖,而前面的她也略有停顿紧跟着一抖,两个陌生的男女走进了一间房间!

  这是个标准的单人间,一张床,一个电视机正开着,空调也是开着的,床上被子是摊开的,床头柜上放着包和几个装满东西的塑料袋子,窗帘是拉上的。我局促的站着,“坐吧”,她对我莞尔一笑,就拿起闲置的杯子给我倒了杯水,放在电视机旁。

  “对不起,打搅你了。”我坐在床沿,手摸到被子里还有余温。

  “是我打扰你了,请别往心里去”她站在我前面俯视着我,目光很游离,脸色更红,胸更加起伏着。

  “我不该接你的短信骚扰你,我们…我们…”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低下头。

  良久… …

  我感觉床面一沉,她坐在了我的身边,一股香气扑鼻而入。

  “是我的错,我以为还是他的号码,我太直接了,而你也告诉我了的呀,我…”女人身体抖了起来。“你比他帅,比他高,是缘分吧,别怪我那个,好吗?”

  “我…我也伤害你了…不该顺着你引诱你…可你给了我快乐”我想起刚才的信息,那煽惑的信息,我的声音颤抖起来。

  “别说了,行吗?”女人抬起头,居然泪眼婆娑的看着我,“是我太想他了,在你面前失态了,我不想任何人再知道。”

  我看着她的泪眼,那红透了的脸蛋和高低起伏的胸部,我不知该怎么办了,心里却又渴望抱住她想得到她,我能一把将她箍住吻她剥了她吗?

  “别想那么多,过去了,没有人知道。”我抬手把臂膀放在她肩上,将她往怀里揽了揽,很明显她略有抗拒的想挪开,可我的力道比她大,就势依偎在我怀里,我的下巴支在她头顶,感受着她的悸栗。

  “我们…我们别这样好吗?…我只想看看彼此骚扰的我们是怎么样子的…”她挣扎着站起来来,倚靠在电视机旁,低垂着头象个做错事的孩子。

  “是一种机缘吧,否则我们讲不到一起去,你看我们见面了,彼此没有责骂,只有体谅,不是缘分吗?”我也起身贴进她,伸手揽她入怀。

  “明远,我…我好羞啊…”她想摆脱我的拥揽,可后面是墙壁根本没有避开的空间,只得面对着我,眼神里迷茫和媚惑流淌着。

  “这是缘分”,我垂下头,那小巧的唇是那么的鲜艳娇嫩,我把自己的唇盖了上去。

  “嗯…不…不要”她用双手大力的推我的胸口,头在摇着,可哪能摆开我紧抱她头的双巴掌啊,渐渐的紧闭的唇分开了,牙缝张开,我的舌如游蛇般的滑坠进她的小嘴,大力的亲着她的唇舌。

  彼此的喘息跌荡在耳鼓,我们紧紧的拥着,唾液在彼此口腔流来窜去。我猛地拉她向我身后,转身将她压在床上,身体被柔软的感觉支撑着,我双手从她脑后将她的唇抬离床面,紧抵在我嘴上,我的唇一会儿滑上她的额,一会儿滑落在她的耳垂、鼻尖,女人娇吟着身体在震颤着,双手从我背后将我紧箍,身下的柔软让我下体硬了起来。

  “蹇…我们很投缘…我们刚才都要了…给我”我在她耳眼里吹气着。

  “嗯…嗯…明远…羞啊…不…”她还在无力的扭动着被压迫的身体。

  我不理会她的喘息和挣扎,我的唇流连在她白嫩的颈脖上,从耳垂的咂吸到颈脖的舔弄,她的呻吟越来越大,身体抖颤着,绷紧再放松。

  “嗯…不…吻我…我是你的蹇…久央…要了我吧…”她开始迷糊,喊着那男人的名字。

  “我是明远…我们刚爱了…”我也气喘吁吁的,双手终于将她的披风费力的解开,里面那米黄色的高档毛衫更加将她的胸突兀成两垛小山包,柔软而弹性十足,我的唇覆在上面开始啃摩起来。松软的奶罩在慢慢的脱离了对两垛山包的包裹,隔着毛衫,它们在起伏在抖动。

  “嗯…不要…不要惹它俩…我会受不了的嘛!…嗯…”女人惊吟着,她的手在将我往上推,无奈根本无力。

  我不管不顾了,探出一只手从她毛衫下摆伸进去将毛衫快速向上拉扯到颈脖下,顿时一件粉红的罩子呈现在我眼前,白嫩的乳肉让我眼前一亮,我嘿呼的喘着粗气,拽下她的乳罩将唇唆在她那软肉上。

  “不要啊…嗯…我会死的…不要唆我奶子嘛!…啊…”女人在我身下用力的推着我的下巴。我根本不理睬她的抗拒,嘴巴已经含住了一颗奶头,那是已经有点饱涨的两颗白嫩的豆粒,我大口的唆着,舌在上面狂点,“不要嘛…嗯…我受不了了…”,女人的胸口开始猛烈的起伏着,双手抱拉着我的头。

  “蹇蹇,给我,我都吃了你奶子了”我离开她的奶子,再吻她嘴巴前在她耳边说着,就吻住她的唇,我们开始激烈的对吻着,我的手掌在她奶子上游荡揉挤,在悄然的吻吸中我左手枕在她颈脖后,右手顺着光滑的肚腩从她裤腰间伸进了她的内裤,柔软的毛毛给人舒畅给我坚硬!我抠进了沟壑里,暖暖的,滑滑的,缝隙里已经湿漉一片了。我的指尖分开,大指抵着毛下的颗粒,中指探索着湿润沟溪里的源头,那热热的洞口就在指下继续分泌着水份,她紧紧夹住我的手,“明远…求你了…别折磨我…别摸了嘛!…嗯…”,那是一双渴望我进入的眼神,娇羞、娇媚和充满欲念。

  “我要吃你逼逼…我让你死…”我左手抽离她的颈脖下将她下腹压住,右手抽了出来,解开她的裤带狠劲的将她长裤拉下抛在电视机上,那粉红的内裤半透明的将她胯间漆黑的毛丛送入我的视线,张开的双腿间已经有了水渍的浸染。我隔着内裤抠在她的水迹上,“不要…我会疯的…直接日我吧…嗯…”女人再度将双腿并拢。

  我再也忍不住了,抽出手来,双手齐下将她的内裤拽离她的身体,使劲掰开她的腿就把头钻进她的腿网里,舌舔着她的毛丛、沟溪和那流着水的洞口,扑鼻的异味让我更加疯狂,我咬吸着她的阴唇,舔弄着她的洞口,她一会儿张开双腿一会儿紧夹让我迷离在窒息和狂野中。

  “明远…不要嘛…哦…那儿我还…没洗啊…刚信息手淫的嘛…不要了啊…”女人声音我再也听不见,我只感受着嫩肉给我的满足,下体硬的如个铁棒,戳在裤前涨得生疼。终于她在我快速的舔弄中猛地一声叫喊,身体如散落的面条一动不动了。

  我艰难的从她胯间抬起头来,几根阴毛隐在舌上,我用手费力的捞去,大口的喘着粗气,将她移上床头,急迫的拉掉自己的衣服,拽掉她的披风和毛衫,压在她的身上,我坚硬的棒子抵在她毛毛上,双脚一用力分开了她的双腿,龟头便滑入湿湿的沟溪里,手探了下去摸了摸她的洞口将龟头塞了进去,好紧的洞啊,温暖包围着龟和半截棒体,我抬屁股一沉便将硬物全部顶了进去。

  “蹇蹇,我日到你逼了…我操你了…”

  “嗯…好胀嘛!…痛啊…明远…”女人将我圈住,双腿分得更开,“轻点…摩摩再动好吗?”

  “嗯…你逼好紧啊…我们做爱了…我俩日了…”我边说边喘着粗气,下体轻轻的抽出顶进去,水开始多了,我就猛地抽插起来。

  “明远…明远…慢点嘛…嗯…用劲啊…嗯…快点…”女人开始娇吟。

  “舒服吗?我搞你比呢,你逼好紧啊…”我下体起伏着说着脏话。

  “要…再深点啊…嗯…粗…好硬啊…我逼被你操了嘛…日我嘛…”女人在我耳边叫喊着,下体时不时给我一顿紧夹,我的耳垂被她嘿呼的咬在嘴巴里,耳朵眼里好痒,逼迫着我快速的抽插着。

  我快速的干了几十下感觉她一阵阵的紧夹后好想射了,我猛地拔出来。

  “不…明远…不要…干我嘛…干我…”女人眼中充满了欲望,那眼神象是只饥饿久了的野兽看见猎物般的发着光。

  我猛然将鸡巴凑近她的嘴巴,双手扳着她的头,龟抵在她唇上,女人张开嘴巴含住了我的龟,我顶进去,牙齿的轻轻刺痛让我更疯狂,我狠狠的顶进她的喉抽插起来。

  “哦…咳咳…呜呜…”女人上抬着求助的眼神,摇摆着头。

  我根本不管她继续着我的动作,插得女人口水顺着我的棒体流淌在我的囊袋上,痒痒的。强烈的刺激让我无法抑制要射的冲动。

  我拔出鸡巴,将她转过身来,拉起她的屁股,女人的屁股真大,我顾不上欣赏,再度沿着屁眼将棒子插进那还微张着的洞口,开始疯狂的挺动起来。

  “嗯…嗯…要,我还要…操了我吧…射满我…嗯…”

  我闭上眼睛只顾着奋力的顶进拔出,一次次的撞击都发出“啪啪”的弹响,最终龟胀得更加麻木,麻麻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大脑,一顿快感直冲脑际。

  “我操你逼…啊…我射你…”

  “明远…嗯…嗯…快顶我…我还要嘛…嗯…射给我…射我逼里…我要…啊…”

  “我射…嗯…我射…”

  “嗯…射我…喷我…啊…我被你日乐嘛…嗯…”女人在前后耸动着屁股疯狂的迎接着我的撞击,一只手还按压在我的屁股瓣子上。

  终于我将全部精力释放到她的腔洞里,随着她软下去的身体我抽搐着挤出最后的激情。

  … …

  等我醒来时,我躺在被子里,身边空空的没有了她的踪迹,房间里弥漫着汗液和精液的味道,窗外已经漆黑一片。除了手机的震动已经没有任何声响,我惊慌的打开手机,三条信息和一个刚打来的未接电话。电话是妻子的号码,信息是暂且叫“蹇蹇”的女人,这个刚让我被激情吞没了的女人发来的,两条介绍了她和久央的交往经历,另外一条的内容如下。

  150xxx:“明远,我走了,是因为我的淫荡将你拉向了我,我感谢你给了我。虽然我是那般的渴望央,但他消失了,我也不再沉迷。我不再想知道你在哪个单位,我也不想告诉你我是哪儿的,因为央给了你我的机缘,同样你不是他,我不再寻找他,我俩的缘分也就到头了。我要为丈夫留守最后的耕地不再出墙,这辈子只给他耕耘了。怀念你粗壮的鸡巴和带着你的精液离开你,缘起缘灭。徐蹇蹇泪笔。”

  我拨打着她的号码,告知已关机,只得怅然的回了一句“我也将藏入脑海,请一路好走”

  … …

  缘起缘灭!


相关链接:

上一篇:姨来了,咦是妈 下一篇:那个女孩的故事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