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日啪在线影院日日啪-最新777第四色米奇影视-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拉着一车婆娘去赶集

拉着一车婆娘去赶集

“啪啪...啪啪啪”

   沈丽娟果然换了个姿势,侧身蜷缩在炕上,两团奶.子斜垂下来,熟透的两颗蜜桃前后晃荡,白花花的两坨快掉地上了似得。半边圆滚滚白嫩屁股蛋子正露在众人眼前,圆、白、翘!

   一根儿黑漆漆的大铁棒子,不断捅入屁股蛋子,每进入一次,白花花的屁股蛋子骤然一颤,掀起一层肉浪,随着两颗香瓜大.奶一起甩动。

   “啊啊....啊.啊啊....小龙,小龙...嗯哼...啊...”

   “滋滋...滋滋滋”

   擎天巨柱破洞而入,呼呼啦啦扎了进去,毛茸茸的大腿根子撞了上去,柔嫩娇躯猛地一颤。

   “啊啊...啊.”

   沈丽娟回头望月,死死抓着屁股蛋子上那只大手,指甲深深嵌入,扬着脖子,响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床第之声!

   “啪啪啪”龙根也来劲儿了,腰杆儿跟机器似得,不知疲倦,哧溜哧溜的刺了进去,渐渐扎入下水道最深处,需求最为甘甜的汁液。

   “蓬!”

   浪.叫声不绝于耳,陈香莲“啪”的一声放下碗筷,“这饭没法吃了!哼!”嘴上气愤不已,心里跟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似得,痒的难受,听得骨头都酥了!

   都是婆娘,谁不想要多吃两嘴儿大肉.棍儿啊。尤其是陈香莲,早年死了男人,清心寡欲十几年,一把屎一把尿把女儿拉扯大,十来年的性福全委托给黄瓜大哥了。尝过了金刚无敌大棒子,就跟抽大烟似得,上瘾了,且一发不可收拾!

   哪里有看着别的婆娘吃肉,自己坐一边儿观赏的道理?这种事儿,自己宁愿脱光膀子跟着干,也不愿干看着啊。多着急啊!

   裤裆都湿透了,再不倒腾倒腾,估计走道儿都站不稳了。

   “丽娟大妹子,是不是扛不住了?没事儿,扛不住就歇歇呗,我来换你。咋样啊?”

   人不要脸,鬼神也怕啊!

   可陈香莲不在乎,自己不过就一会计,人何乡长还跟着大伙儿脱光了,被同一个男人挨着遍儿的日过呢,自己算个啥?只要能舒坦了,快活了,啥礼义廉耻算个球?

   礼义廉耻,伦理道德值几个钱啊?老娘就认准了,大棒子能干,能捅,能让自己舒坦!小混蛋对自己好,这就够了!

   “啊啊...嗯嗯嗯....香莲姐,嗯嗯,你你...你真好,嗯嗯...快,快上,把大棒子拔出来,我遭不住了,遭不住了....嗯嗯嗯....”

   话说着,龙根又是一阵猛烈抽动,大棒子跟教鞭似得,“啪嗒啪嗒”对着小缝儿一阵猛捅,“啪啪”飞溅阵阵热流,圆乎乎的屁股蹲儿都弄湿了,摸了一把滑溜溜的。

   “啊啊啊.....啊啊啊...”

   浪.叫连连,肉浪翻飞。两颗大.奶.子跟跳舞似得,一个劲儿的猛烈甩动!

   “香莲,,香莲...啊....快,快换我下来啊啊啊.....”高亢的歌声刚过,腿缝儿又是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算了算,今晚已经去了三回了,不能再来了,再有两棒子,水都该流干了,这才多大一会儿,两片饺子皮都磨肿了!

   龙根摇摇头,有些无奈。

   究竟是自己又厉害了,还是村里的婆娘来了,禁不住日了?表婶儿也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正是索欲无度的年纪,咋半个多小时就扛不住了捏?

   “你想咋日,姿势摆好了,我立马进洞!”从表婶儿体内扯出大棒子,“嗖”的一股白沫跟箭似得射了出来,冲陈香莲问道。

   照龙根的想法,好不容易回村里一趟,得把村里的相好一个一个伺候舒坦了才成,王丽梅啊,赵红玉,古月啊啥的,都得日一日。往大了说,这叫安抚群众,扎实群众基础;往小了说,让大棒子缓缓胃口,改换一下口粮啥的!

   当然,未来丈母娘赵萍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日了!要让小芳知道了,非得扛着火箭筒对着自己轰,轰碎了,还得把大.鸡.吧找出来,踩两脚喂狗!

   妮子年纪不大,心狠着呢。正应了那句话——“天下最毒妇人心”!

   小卖部的几个婆娘,更是基石中的基石,自己真正的班底,为了自己抛头颅洒热血,白花花的身子和血淋淋的心都给献了出来,能不好好对人家?

   “别介,小龙,你躺着,婶儿来伺候你。看你多累啊,汗水都出来了。来,躺着躺着.....”陈香莲到底是老婆娘,见过的风浪多,懂得体贴男人,拿了枕头让龙根躺下,盯着毛茸茸的裤裆,黑黢黢的。一根儿大棒子直插天际,要日天了似得。

   昂首挺胸,晃悠着脑袋儿,表皮沾满了白沫,微微靠近,火热的气息,腾腾煞气扑面而来!闻了闻臊味儿,陈香莲下面更湿了。

   “窸窸窣窣”一阵响动,两颗丝瓜般的大.奶.子掉了下来,漆黑的樱桃珠子,又粗又长,伸手捏了捏,弹性不说很好。不过摸一摸过过手瘾还不错滴!

   瞧着大棒子,陈香莲都挪不开眼了,扯下裤头,着急忙慌撸了撸大棒子,抓稳了,对准下面的小缝儿,屁股蛋子猛地坐了下去!

   “哧溜”一声响,大棒子整个人钻了进去,一直顶到洞壁。

   陈香莲张大了嘴巴,“噢!嗯嗯.....”两颗奶.子一颤,感受着电流击中瞬间的酥麻之感,待得回过劲儿来,两手摁在龙根胸膛,撅着屁股蛋子缓缓动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

   到底是过来人,老婆娘,洞大井深,技术好!屁股蛋子一起一落的很有技巧,时而深,时而浅,时而快,时而慢。

   坐在坐在,大大的屁股蹲儿突然猛得落了下来,扛着大棒子深入之痛,猛地扭起了腰,一前一后的晃悠,贴着龙根小腹,一阵剧烈摩擦!

   “嘶...舒服.....”龙根顿时叫了一声,温润潮湿的洞穴,紧紧包裹着大棒子,洞壁贴着大棒子一阵碾压摩擦,感觉前所未有的美妙,舒爽!

   陈香莲亦是兴奋得很,屁股蛋子越甩越圆实,甩的一身白肉都跟着跳跃,尤其胸前两颗大丝瓜,呼呼啦啦的甩动,跟筛糠似得,根本停不下来!

   “啪啪...啪啪啪”

   龙根来了劲儿,抓着陈香莲还算丰腴的腰肢,腰腹一动,顶着大棒子往洞里扎了起来。

   “啊啊...嗯嗯嗯...啊...”陈香莲呻吟不断,仰着脖子,倒过去,两手撑在龙根腿上,张大了嘴巴,肆无忌惮的叫了起来。

   太舒坦了,充实饱满,浑身上下如同沐浴金光之下,又好像腾云驾雾,飞入云端似得美妙....

   “啊啊..啊.小龙,用力,用力...啊...我要到了,要到了..啊.啊...”

   “啪啪啪”

   sao婆娘想要,作为男人那就得给,不给就是无能,就是软蛋!龙根狠狠对着小肉.缝儿快速抽动,洞口滴答滑出无数热汁儿,湿了自己一裤裆,打眼一瞧,还她妈的以为自己尿裤子了呢。

   “嗯嗯...咕噜!”饭桌上的刘雨欣、陈可早就没吃饭的心情了,好好的一桌子饭菜都凉透了。眼珠子一转不转的望着炕上的三人。

   一人躺在炕上喘粗气儿,还有两人肉搏战刚刚进入白热化,眼看着就要分出胜负了!

   陈可夹了夹裤裆,一只小手情不自禁伸到裤裆,小手指头对着小缝儿轻轻戳了两下,俏脸儿飞过一朵粉色云彩,娇滴滴水嫩嫩,说不出的诱人。

   “雨欣姐,那....那个...你先上,还是我先上?”陈可也顾不上了,大棒子在眼前,作为女人谁不想要,那人肯定有毛病吧?“要不,咱俩石头剪刀布,断个胜负,谁赢了谁先上,咋样?”

   刘雨欣闻言,原本冷漠的脸一红,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最终摇摇头,“你去吧。我我...我不方便,那个来了....”

   “啊?你大姨妈来了啊?”陈可顿时乐了起来,大姨妈来了敢情好啊,今晚又少了一个人跟自己争了。飞快跑炕上去了,还没开始呢,衣服已经去了一大半了。

   刘雨欣眼一瞪,各种羡慕嫉妒恨!

   “哼,有什么大不了?等大姨妈走了,我就跟着小混蛋,白天日,晚上日!羡慕死你们,哼!”说完,刘雨欣斗气,摔门而去,跟着隔壁房间的沈丽红共度“磨难”去了。

   想想沈丽红,刘雨欣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自己只需要忍一周而已,而丽红姐呢,足足要忍受一年的孤寂,空虚,实在是惨不忍睹呐!

   炕上的战斗还没结束,陈可已经迫不及待了。小手摸了摸下面的小嘴儿,一边道:

   “妈,你都骑那么久了,下来了呗?让女儿也解解馋啊,看着你们热情似火,激情昂扬的,我心里痒,下面也痒啊,不信你摸摸,都流水儿了,妈....你就让我先来嘛?”

   陈香莲这会儿哪听的见女儿说啥?蓄力发起最后议论冲击,抖着两颗大丝瓜,啪嗒啪嗒的往下坐。

   “蓬!”几滴白沫砸了出来,飞溅的到处都是,两颗奶.子猛地耸了起来,又落了下来。

   陈可眼尖,见老妈没让位的意思,心里也挺不舒服的。一把抓着了老娘的奶.子,揉揉搓搓好一阵儿,翻起奶.子,瞧了瞧下面,果然奶.子下面有颗痣,还以为自己刚刚看花眼了呢。

   “咦,妈,你奶子上有颗痣呢....”

   鸡鸣,太阳升。刘雨欣、沈丽红俩人早早的起了床,俩人顶着熊猫眼,也没咋睡好。

   都是正常婆娘,要说心里不想决计不可能,那一声声浪.叫如同魔音似得,穿透耳膜,炸响在耳边,闹腾的人心痒痒。

   一个挺着大肚子,日不了;一个大姨妈串门儿来了,日不成。悲催的只能听音儿了,一听半夜半夜睡不着,一大早还得起来给几个yin.娃荡.妇做早饭。

   “吱呀!”推开房门一瞧,妈呀,横七竖八的躺了一炕,白花花赤条条的身子,奶.子对着奶.子,中间插着一根儿擎天巨柱,黑黢黢的。四人鼾声如雷,此起彼伏。其中以龙根为首,呼呼啦啦如同打雷似得。

   沈丽红摇了摇头,走过去,“啪”的一巴掌抡过去,砸在大棒子脑门儿上,晃了两下,依然挺立着。“啧啧啧,臭东西,日了一晚上还不消停呢?啊呸!”

   冲大棒子扮了个鬼脸儿,拉过被子给几个人盖上,一来怕几人着凉,眼瞧着没几天就过年了,生病了可划不来;二来,也怕看见那黑黢黢的大棒子,黑黢黢、硬梆梆的,咋瞧咋吓人,更怕自己按耐不住。

   随后进门帮忙跟刘雨欣张罗饭菜。

   乡下待了小半年,刘雨欣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冷面女博士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逢人也会笑了。跟着村里几个婆娘,乡下的活儿多少也能会点儿,揉面,包包子,蒸饺子,熬汤做饭等等,跟个小媳妇儿似得,哪里还有半点儿女博士的影子?

   “雨欣妹子,你现在是越来越能干了,哎,我都不能给你帮啥忙。”见刘雨欣忙的利索,沈丽红由衷的赞了一句。

   不都说读书人连韭菜,麦苗儿都分不清楚吗?可瞧瞧咱们雨欣大妹子,多能干?

   “丽红姐,说啥呢?现在你啊,养胎最重要了,你快休息,外面守小卖部也成。别累着了。”见沈丽红要帮忙,刘雨欣连忙阻止。

   沈丽红道:“没事儿,你不常说孕妇也得保持运动量,生娃的时候才不难受吗?早上多动动,总是没错的。再说了,大冬天的冷清的很,谁来买东西啊?”

   “就算啥也不干,陪你唠唠嗑,不挺好吗?省得听见那一屋子的鼾声添堵!”说到那几人沈丽红心里就来气儿了。

   饭没吃完就要干,整的自己心里麻酥酥的,上不来下不去,最后吃饭都没胃口了,到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饿醒了。起床找吃的,找喝的,肚子填饱,又准备睡了,得,隔壁第二轮战斗已经打响了!

   足足折腾了一宿,没熄火!

   “小龙就跟机器人儿似得,不知道累!哎,瞧瞧,把咱们这些女人折磨成啥样了?祸害啊!”沈丽红叹息一声,不知不觉又扯到龙根身上去了。脑子里总浮现那根儿黑黢黢的大棒子,心里扑腾扑腾的跳。

   刘雨欣切着菜,笑道:“是啊,是个祸害。可咱们不都挺乐意让他给祸害的吗?”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怪得了谁呢?”刘雨欣摇摇头,仔细想想,真觉得不可思议。若是以前,打死也不会相信,自己能把心这么踏实的交给一个拥有无数女人的小混蛋!

   沈丽红点点头,又道:“雨欣妹子,那你说说,你看上小混蛋啥了?是不是也瞧上裤裆那东西了?”

   “呸,丽红姐,说啥呢?”

   “哈哈哈....”

   .........

   吃过早饭,已是日晒三竿,临近十一点了,再磨蹭一会儿,直接吃午饭得了。

   受了一夜雨露,美美睡了个觉,沈丽娟红光满面,精神饱满,美中不足的是,走路腿有点儿撇。

   “小龙,我跟香莲姐去村部一趟,开个会咱们就进城去,把钱取了后天一早就给大伙儿发了!”

   龙根点头,没啥意见。虽然没空日吴贵花,王丽梅了,不过俗话说的好:“留得大.鸡.吧,还怕没婆娘?”

   自始自终,龙根都无比坚信:“漂亮婆娘都是留给大棒子滴!”

   因此,吃过饭,跟着刘雨欣到王八池子去转了一圈儿,好歹也是自己第一产业,甩手掌柜当的也不能太狠了。

   第一批王八蛋已经孵出,却只能放在暖室里,用清水温养,天气太冷了,人工孵化的王八抵抗力本来就差,再扔进天寒地冻快结冰的池子里,还不得冻死了?

   “第一批孵化了一千只,成活率百分之九十五,还算不错。从吃食的情况上来讲,这批王八很健康,不过依然得防范疾病,尤其是卫生方面,池子必须定期清洗!”

   回到工作上,刘雨欣再次恢复了冷面博士的面容,一副黑框眼镜儿,平添了几分冷漠。

   “再有,龙大老板,别怪我没提醒你!冬天王八吃的不多,可一旦到了夏天,和秋季下蛋产卵的时候,母王八食量大增,你这点儿家底儿可是不够吃的!”

   龙根咂咂舌,坏笑道:“嘿嘿,我的家底儿不够吃,就把王八挨个挨个的吃完了!”

   刘雨欣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龙根连忙跟上。

   “对了,经过研究,鳖的粪便可以用来喂养鱼虾,你看要不要再挖个池子,养点儿虾什么的?”刘雨欣认真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虾可不一定比王八便宜多少。”

   “时令季节,活虾可能一两百块钱一斤都有可能,市场再差,也不会低于三五十一斤。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龙根闻言,虽有些惊讶,不过却无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道:“再看看吧。”

   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玩意儿——茶叶。

   这才是真正的暴利行业,如果方晓英那茶叶真的能申请专利,并且请来专家嫁接,批量种植,相信最多三年,以“龙根”为名的茶叶将闻名于世。不出意外,自己到时候怕也是个千万富翁了。这点儿小虾米,还真没瞧在眼里。

   再者,村里相好太多了,作为男人,得给自己日过的婆娘找条后路不是?像老魏家的三个婆娘,再如袁香,王丽梅,男人没影儿了,自己不得好好照料照料?

   若真有啥小本儿的买卖,生意干脆交给她们得了。

   钱这玩意儿好是好,可自己只有一双手,裤裆也就挺了一根儿大棒子,能有多大能耐?

   钱是赚不完滴,多几个靠谱的婆娘,才是最最关键的!

   “王八池子就交给你了,咋弄合适,你看着弄就行了,反正你是行家,我信得过你!”

   “啊呸!”

   刘雨欣眼珠子一瞪,没好气道:“谁要你信的过?哼,想当甩手掌柜,还说的冠冕堂皇!好人好话都让你说了,你还要脸不?”

   “嘿嘿!”龙根讪讪笑了笑,没吭声。

   到底是读过书的婆娘,不好糊弄,一句话才出去,立马反应过来,给顶了回来。

   刘雨欣白了龙根俩眼,接着道:“对了,待会儿我也要进城去啊。到时候把我也带上。”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龙根拍了拍胸脯,突然小声凑了过去,“雨欣妹子,昨晚咋不来呢,我都给你准备了一炮呢,满满的一炮,你让人家等得好辛苦哦!”

   刘雨欣脸一红,一跺脚,吼道:“滚!”

   龙根连忙跳开,生怕这婆娘一脚把自己踢进王八池子里去,那玩笑可就开大发了。

   回到小卖部,沈丽娟也从村部回来了,几人没顾得上吃午饭,事实上肚子也不饿,小卖部零食还算多,随便弄点儿在车上就行了。

   商量了一下,沈丽娟、沈丽红和刘雨欣三人跟着龙根去城里陈可母女俩留在村里。

   沈丽娟得去取钱,而龙根决定带着沈丽红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弄点儿保胎药,补身体的药之类的。刘雨欣自然是跑城里找闺蜜何静文去了。

   “啧啧啧,小龙,你这车挺舒服啊?全新的呢,屁股垫子真软和。”沈丽红左看看,右瞧瞧,这儿摸一把,哪儿抠一下的,满眼的新奇。

   乡下婆娘,连小车都见得少?高尔夫就更不知道了,比日本车不知道好哪儿去了。啥破马自达,卡罗拉的,那都是屁!

   “嘿,妹妹,快看,快看,能看见天呢。瞧瞧,咱们这儿的天多蓝啊!”一旁的沈丽娟也兴奋的很,指着天窗,大叫道。

   龙根笑了笑,道:“放心,等我有钱了,一人给你们买一辆,你们想砸咋开都成!”

   “啊?一人一辆啊?”沈丽娟有些懵,忙问道:“这车多少钱啊?”

   龙根摇摇头,面色有些难看,嘀咕道:“这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这车是派出所所长送我的.....”

   对几位“亲密战友”,龙根没有半点儿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去。

   沈丽娟前后听了一遍,顿时黑了脸,质问道:“小混蛋,你是不是把人家表妹儿日了?完了还威胁人警官送你一辆车来着?”

   “嘿嘿,没有,没有。”龙根贼笑,“完全是交情,交情,没你说的那么复杂。其实我也想知道这辆车多少钱来着?要不我打电话问问他?”

   “你那是在别人伤口上撒盐!”刘雨欣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瞪了龙根一眼。

   这小子究竟是不是人啊?咋干的全畜生干的事儿啊?日了人表妹儿,回过头来,威胁表哥送车?太无耻了吧!

   “高尔夫,德国大众车系,你这款属于合资产品。不过已经极为不错了,此款车的最高配置!我看,至少得十四万!”

   “啥?十四万?”沈丽娟惊愕的眼珠子差点儿滚了出来。而一旁的沈丽红一听这数字,倒吸一口凉气!

   十四万啊,数得数到手抽筋儿啊!

   沈丽娟震惊道:“十四万啊,够我给大伙儿开两个半年的工资了。哎....”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团地妻.亚希子 下一篇:这水怎么这么暖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